/专题

反邪教小小说——托 付
作者:夏后林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日期:2016-07-26
打印

  深秋初冬,南疆三角梅璀璨绽放,红彤彤地氤氲在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表妹要离开南方,去北京看香山枫叶——她到北京总公司脱产培训半个月,准备被派往法国开拓海外市场。我这位表妹,年轻时先是在T台上走秀爆红,生下女儿后在国内一家知名时装品牌做到CEO。现在事业就像这个季节的枫叶,红极了!

 

  出差前,她将接送孩子上学的任务托付予我。

 

  那天,我带上警官照、身份证、警官证,跟着我表妹到学校,三方签了一份密密麻麻的风险担保合同,经过层层严格审批,这才办下相关手续。

 

  我们到其它监狱去调遣罪犯,手续都没有那么严密!我嘟哝。为了这份托付,我请了一年一度公休假。

 

  记得在便服腰间系上‘腰带’!每一次……表妹将接送孩子的钦差令牌交到我手里,郑重其事交代。

 

  以前的警察还像警察,往街上一站,坏人见了怕三分,好人见了敬五分。看看你们现在!下了班,竟然连警察身份也不敢透露!什么纪律,出了监狱要换下警服,连去菜市也不能穿警服。我看呀,你们大多数警察也就徒有一身唬人皮披在身上而已,果真遇到……表妹每一次都是这么说我。

 

  即使不穿警服,遇到事,该出手时我不都出手吗!我每一次也都这么回表妹。

 

  近几年,她每年都在省跆拳道比赛中获奖,先是鼓励奖,接着是银奖、铜奖、金奖。我三天两头值班,训练断断续续,进步慢。然,尽管哑巴吃黄连,我也要为自己辩护,我身上的警服不容玷污,家人也不行。

 

  我表妹女儿晶晶,小嘴巴一天到晚姨妈长姨妈短地喊我,甜如蜜糖。小姑娘娉婷的模样,活脱脱如民国时期泰戈尔首次访华时,与徐志摩一同负责献花的小林徽因。我每每搂着她熟睡后,泪洒到她清澈的小脸上。

 

  8年前,我表妹生下女儿,夫家责她是“绝代佳人”。从此,苦难降临这对母女头上,被打骂是家常便饭,以至于表妹被责令辞职回老家偷生儿子。要不就离婚!夫家下了通缉令。

 

  我表妹抱上女儿,义无反顾地走出了豪华的夫家别墅。那一年晶晶三岁半,瞪着滚圆的眼眸惶恐不安。后来每天晚上,小姑娘都要我穿着警服陪在她床前才肯入睡,这种现象持续了大半年时间。

 

  后来,我和表妹走进了一家权威跆拳道馆。

 

  我俩对师傅手中舞得猎猎生风的九节鞭着了迷。一拍即合,我俩定做了两条玲珑的九节棍,总体重量比原版轻了一半,威力丝毫未减。高级设计师表妹设计,外表嫣然,俨然一款精致的腰间装饰品。

 

  平日出门,直接佩戴在腰裙或裤头上,当装饰,紧急情况下随时拉出,自我防卫。我表妹在她满屋子的时尚衣帽间,在一件又一件不同款式的服饰上,配上这款腰间略显沉重的饰品,摇曳在镜子前,大加赞叹。

 

  一个月后,我俩也将九节铜鞭舞出生风猎猎。

 

  记得在便服腰间系上‘腰带’!每一次……在送表妹去飞机场的路上,她再三强调。

 

  这到底是哪门子时代?!警察都不敢穿警服上街了!为了让耳朵的茧子不再加厚,我赶快接上话,替她道了这抱怨。之前,这句活她已经在我面前唠叨M遍了。

 

  两年前,一厌世男子,清早手拿罪恶之刀,冲向一所小学门口,朝上学的孩子们乱砍,天真无邪的孩子瞪着惊恐万状的眼睛,倒在血泊里……

 

  一年前,某省一家餐厅里,一名无辜的女子,因为不从邪教分子的说教,信教,被六名邪教类分子活活打死。

 

  八个月前,某省一火车站,歹徒用长刀疯狂地砍向手无寸铁的无辜群众,造成重大人员伤亡。

 

  一个月前一天清晨,四名小学生,被一名丧失病狂的成年男子砍死在上学路上。

 

  ……

 

  记得在便服腰间系上‘腰带’!每一次……将表妹送进候机室,她用手指了指其腰间,第N次提醒我。

 

  深秋初冬的南疆,机场的四周娇艳的三角梅正在怒放。在团团簇簇的梅花间,零零碎碎插种有几株枫叶。枫叶显然是这个季节的皇后,一株两株的点缀,却已经虔诚地解读了关于生命与尊严的涵义。天空湛蓝如夏日的大海,和平与平安的机翼,在波光粼粼的阳光里,璀璨成熠熠生辉的宁静符号。

 

  这时,我手机微信《腾讯》弹出一条消息:某地一名疑似精神病妇女,手持菜刀和匕首将两名与自己均无血缘关系的儿童砍杀,造成一名3岁男孩死亡,9岁女孩受重伤。

 

  我手压胸口,喘不上气。

 

  我将目光投向四周,三角梅花、枫叶瞬间都蔫萎了,耷拉着暗淡的花蕾,像是对人世间的控诉。抬头仰望,天空消逝了所有的阳光和颜色,瞬间被死亡的黑色的阴霾笼罩……

 

  一刹那,我眼睑噙满泪水。透过泪水,我眼里折射出另一个孩子的眼眸,不!是很多孩子的眼眸,在巨大的恐惧面前瞪得滚圆的眼眸!和当初的晶晶一模一样,更加惊恐的眼眸!

 

  下意识地,我握紧了腰间的“腰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