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

当前我国打着基督教旗号的邪教组织基本问题探析
作者:陈文洪   来源:中国反邪教通讯   日期:2017-05-26
打印

  当前,打着基督教旗号的邪教组织问题是我国邪教问题中的一个特别突出的方面。理由有二:一即这些邪教组织种类众多,信徒数量庞大。据掌握,目前我国正式认定的22种邪教组织中,打着基督教旗号的就有18种。这些邪教组织裹挟的信徒数量也十分庞大,如光“门徒会”信徒在有的省份就有几十甚或上百万之多。二即这些邪教组织危害极大。这些邪教组织严重破坏当地人民群众正常的生产、生活、工作秩序,严重危害人民群众身心健康和生命安全,阻碍当地经济文化教育的发展,动摇我党执政根基,破坏社会稳定。

  为了有针对性地开展防范处置工作,本人试就这些邪教组织的几个相关问题做粗浅的探析。

  一、 关于这类邪教组织的种类与来源问题

  (一)这类邪教组织的种类。在我国,明确认定的邪教组织共有22种。其中,除“法轮功”冒用佛教、气功,“灵仙真佛宗”、“圆顿法门”打着佛教旗号,“观音法门”冒用佛教、天主教、伊斯教名义,是一个“大杂烩”邪教以外,其它18种邪教组织均明确打着基督教旗号,占我国邪教组织总数的81.8%。具体为:呼喊派、门徒会、全范围教会、全能神、灵灵教、新约教会、主神教、被立王、统一教、三班仆人派、天父的儿女、达米宣教会、世界以利亚福音宣教会、华南福音使团、常受教、能力主、中华大陆行政执事站、耶稣基督血水圣灵全备布道团。

  (二)这些邪教组织的来源。这些打着基督教旗号的邪教组织来源主要有三种类型:

  一是从境外渗入。在入境的港澳台同胞、海外侨胞和外国友人中,夹杂着一些负有传播邪教任务的境外邪教组织成员,他们有计划地非法大量偷运入境、散发邪教组织的书刊、宣传品和音像制品,传播迷信邪说,在广泛宣传的基础上,秘密发展成员,建立邪教组织,培训骨干,扩大影响。如上所述,“呼喊派”、“上帝的儿女”、“新约教会”、“达米宣教会”等邪教组织,都是从境外传入内地逐步蔓延发展起来的。

  二是从当地滋生。一些比较贫困的农村地区和偏僻闭塞的山区,有一些人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为了满足个人私欲,利用对基督教的一知半解,打出某某教的旗号,编造一些骗人的说教,自发组织和发展起来,建立邪教组织。“全范围教会”、“门徒会”、“灵灵教”等都是这类邪教组织。

  三是从邪教中分化。有些邪教组织中的一些骨干,由于各种原因,从原来的邪教组织中分化出来,拉帮结伙,另起炉灶,独树一帜,成为另一个有独立组织体系的邪教组织。“被立王”、“中华大陆行政执事站”、“全能神”等邪教组织的创立者,都是原“呼喊派”邪教组织中的骨干,“主神教”邪教组织的创立者原是“被立王”邪教组织中的骨干。

  二、 关于这类邪教组织的特征与危害问题

  (一)这类邪教组织的特征。这些打着基督教旗号的邪教组织尽管情况各异,但有许多共同的特征,主要有以下几点:

  1. 自我神化。如“全能神”教主赵维山自我吹嘘为“人类唯一救世主”,“呼喊派”头目李常受自称“活基督”,“灵灵教”头目华雪和自称“基督再世”,“新约教会”头目自称“列国先知”,“主神教”头目刘家国自称“活主神”,“被立王”头目吴扬明自称“惟一真神”、“耶稣化身”。这些邪教组织没有固定的经典和教义,只凭创立者的讲话、书信、著作、讲道记录等作为信仰的依据。创立者所讲的话、所作所为,都是“神的旨意”,信徒必须绝对服从。

  2. 狂热煽动。这些邪教组织聚会时想方设法激发起信徒的狂热情绪,使信徒的精神处于高度兴奋状态。“呼喊派”聚会时狂呼乱叫,经常到癫狂的程度。“全范围教会”聚会时不停地大声哭泣,认为这样才能“重生得救”。“灵灵教”聚会时“唱灵歌”、“跳灵舞”,唱跳到高潮时认为可以出现“灵感”,讲出“神的启示”。

  3. 宣扬“世界末日”。它们把宣扬“世界末日来临”作为发展和控制信徒的重要手段,宣传“世界末日即将来临,地球要毁灭,届时耶稣降临带领信徒升天”,“只有虔诚信‘教’才能升天”,“信‘教’的可以上天堂,不信的下地狱”等,以此蛊惑人心,巩固信徒对它的信仰。

  4. 组织完整。这类邪教的组织形式、名称、职称、职责各不相同,但都建立一套从上到下、比较完整的组织机构和组织体系,层层指定专人负责,制定各种规章制度,信徒必须严格遵守。例如,为了掌控全局,充分驾驭“全能神”的追随者,赵维山建立了完整的组织体系。该体系等级森严、责任明确。

  5. 反对中国基督教会和教徒。各个邪教组织都敌视和反对中国基督教会,实行自治、自养、自传的“三自”方针,走独立自主的道路。他们对中国基督教会和教徒肆意进行辱骂攻击,散布“参加三自灵魂不得救”,多次聚众冲击、抢占合法教堂和聚会点。

  6. 有明显的反政府政治目的。它们散布煽动性谣言,灌输“变天”思想,煽动信徒反对人民政府,宣传不要遵守国家法律法规,推翻现政权。如“主神教”创立者刘家国叫嚷活动目标是推翻社会主义“人的国”,改朝换代,建立“神的国”。

  7. 进行刑事犯罪活动。这类邪教创立者和骨干,利用邪教的说教和信徒的笃信虔诚,用诱骗和威胁的手段,奸淫妇女,诈骗大量财物,供他们挥霍享乐。“被立王”、“主神教”的创立者用这种手段各奸污妇女数十人,令人发指。“上帝的儿女”要女信徒用“调情钓鱼”卖淫的方法,发展信徒。“全能神”设有“护法队”,殴打不愿入教或意图脱教的人,其信徒无视法律、践踏生命。

  8. 行动诡秘。入境的邪教组织成员都是以探亲访友、旅游观光、经商办企业、担任教师等各种名义为掩护,秘密进行邪教活动。内地的邪教组织除少数在信徒较多的农村半公开活动外,大多数秘密活动。

  (二)这类邪教组织的危害。打着基督教旗号的邪教组织在我国局部地区造成了严重的危害。

  1. 残害生命。这类邪教组织在传播过程中,不断散布歪理邪说,欺骗愚弄群众,有的甚至草菅人命,对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造成了极大的危害。他们或鼓吹“信教能治病,不用打针吃药”,受这一邪说的影响,许多善良的群众因耽误治疗而命丧黄泉。他们或蒙骗群众说,凡是人身上生病,都是魔鬼缠身,只要将魔鬼赶走,病自然就好了。就这样,他们大搞赶鬼治病,手段非常狠毒,经常是把病人用绳子绑起来殴打,说是“驱鬼”,使许多群众受尽了折磨,有的甚至被折磨致死。

  2. 骗取钱财。这类邪教组织处心积虑地存在和招摇过市的目的之一,就是骗取无辜善良群众的钱财,以供教主及其主要头目进行挥霍享受或进行非法活动。他们极力宣扬“世界末日论”,欺骗群众交出财产。散布“现在灾难就快要来了,钱财、粮食放在家里不保险、只有放在天国。一份捐献可以得到十倍的回报”,有的甚至成立了所谓的“天国银行”,宣称只有将钱存入天国银行才是最保险的,借此欺骗群众、疯狂聚敛钱财。

  3. 奸淫妇女,摧残妇女身心。这类邪教组织大都具有极强的淫邪性。其教主编造各种骗人的鬼话奸淫妇女,给女信徒的身心造成严重摧残。如,“被立王”教头吴扬明为了实施自己的淫威,编造“蒙召”邪说,以“神”自居,要求信徒“肉体崇拜”,把身体献上,以“赤身裸体迎接神”,“与神合二为一”为由,欺骗女信徒与自己发生性关系。

  4. 破坏生产、生活秩序。这类邪教组织的许多歪理邪教说,从很大程度上欺骗和误导了群众,造成了非常严重的现实破坏。如“灵灵教”也主张“不要搞农业生产,庄稼不用打药,天父会照看的”,致使许多信徒群众整天在家祷告,放弃农业生产,不种地、不锄草、不养畜,造成很大损失。有的邪教煽动信徒丢弃家庭,外出传教,鼓吹“传得越多,将来就可进天国”,造成许多信徒离家出走,家庭破裂,给其家庭成员造成了巨大的痛苦。

  5. 煽动闹事,扰乱治安秩序。有的邪教不断在群众中制造矛盾和纠纷,煽动闹事,围攻党政机关。邪教组织“门徒会”散布“信徒不准与外邦人(不信“门徒会”的人)来往”,挑拨群众之间关系,制造纠纷、斗殴,致使有“门徒会”活动的地区经常发生群众械斗事件。他们还恶意挑拨党群、干群关系,导致一些地区政府无法正常办公。

  6. 危害国家政权。一些此类邪教组织带有明显的政治野心,他们散布反动言论,恶毒攻击党和政府,他们往住背后有黑手、受国外敌对势力支特和操纵,有的声称要“先夺民心,后夺政权”妄图“改朝换代”,直接危及党的执政地位和国家政权。邪教组织“全能神”公开叫嚣要灭绝“大红龙”,声称:中国共产党就是大红龙,大红龙是《圣经》中所说的魔鬼、终有一天上帝要征服中国。

  三、 关于这类邪教组织产生的原因与防范处理问题

  (一)这类邪教组织产生的原因。我国这些打着基督教旗号邪教组织的产生并非偶然,是由各种因素造成的,具体来说,有以下几个方面:

  1. 基督教某些特性的原因。主要有二。一是对《圣经》解释权的无限扩大。基督教自马丁·路德宗教改革以来提出的“人人是祭司”的思想虽在当时反对圣统制的天主教、解放人性中起了很大的作用,但既然人人都对《圣经》有解释权,基督教的教义就有可能被一些人利用,把自己对《圣经》的解释标榜成是唯一正确的。一旦他们的说教能赢得一批信众,再把自己说成是耶稣基督的复临,让信徒顶礼膜拜,很容易成为异端邪教。这也是基督新教中出的异端邪教远比天主教多的一个原因。二是教派林立。我国基督教有一个最突出的特点,就是教派林立、自成体系,也因此极易派生、异化出邪教。

  2. 农村基督教徒文化层次低的原因。我国农村中基督徒文化层次普遍偏低,有学者认为,在我国农村,“认得几个字能看《圣经》的不多。属灵知识的贫乏、信仰的愚昧,导致他们易入歧途”;“农村缺医少药,不少人信主是因为求其他神不灵而改信的,他们的信仰只停留在‘入门求福保平安’的水平上,没有在灵命的深处真正认识神。所以凡有迷信意识的道理一勾引就会随之而去”;“大片的基层教会缺少属灵的传道人。这样就给假先知有可乘之机”,引诱信徒进入异端。

  3. 封建迷信遗毒的原因。在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社会中,形成的诸如请神降仙、占卜、抽签、打卦、测字、圆梦、择日、驱魔捉鬼、许愿、相面、算命等迷信思想,在短时期内难以根除,极易被邪教所利用,这是邪教产生的思想认识和社会心理基础。

  4. 对社会变迁不适的原因。无论富有还是贫穷,发达还是落后的国家,都处在社会变迁之中,这使得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人们对社会发展的前途和命运产生诸多疑惑、惆怅甚至失望;机遇的瞬息变化、难以捉摸,使那些自感无助的人祈求神灵的护佑。同时,由于社会变迁带来的社会结构、价值取向等变化,使邪教有了可利用的空间。

  5. 国际环境影响的原因。随着国际交往的频繁,现代传媒的发展,各国邪教或异端教派会对我国产生影响,直接传入或对我国邪教的滋生起到催生作用,相互渗透,交叉感染。

  6. 对宗教事务疏于管理的原因。一些地方对宗教事务疏于管理,只将眼睛盯着正规教堂和正规信众,而忽视对未经登记、审批的“家庭教堂”、“地下教堂”的摸排、检查、处置,让其处于“放任自流”状态,使其有从事邪教违法犯罪活动之机。

  (二)对这类邪教组织的防范处置。对这些打着基督教旗号邪教组织,各级党委、政府必须引起高度重视,扎实做好防范处置工作。

  1. 强化依法治理。对邪教违法犯罪活动,要最大限度地运用法律武器,只要行为触犯法律,法律事实能够支撑,就坚决予以打击。要教育引导基层群众自愿学法,自觉守法,从法律角度辨别邪教,抵制邪教,反对邪教,营造反邪教的法治环境,挤压邪教的生存空间,让邪教组织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在全社会没有藏身之处,没有立足之地。

  2. 强化信仰建设。中国五大宗教拥有信徒超过一亿,是一支很重要的社会力量。各传统宗教中都有众善奉行的思想,这些思想大都在其戒律、戒条中有所体现,作为约束个体行为的标准,严格自律,扬善去恶,加强道德修养,使人们自洁、守正、清静无为、淡泊名利。要通过加强信仰建设,把正教中众善奉行的思想,作为约束教职人员和信教群众行为的标准,使他们严格自律,扬善去恶。

  3. 强化宣传教育。各级各有关部门要大力加强反邪教警示教育活动,藉此和广大人民群众彻底讲清什么是邪教,什么是宗教,邪教与宗教如何区别,如何防范抵御邪教侵蚀等,让他们在思想认识上真正有一个大的跃升。同时,要大力加强科普宣传,戳穿封建迷信,切实提升民众的知识水平。宗教管理部门、基督教协会、基督教堂、基督教会点也应注重对信教群众的反邪教警示教育,增强识别邪教、抵制邪教渗透的能力。

  4. 强化人文关怀。对遇到挫折,思想、生活陷入困顿的群众,各级党委、政府和有关部门单位要加强人文关怀,有针对性地做好解困释怀工作,帮助他们从思想、生活的“泥潭”中解放出来,这也是防止他们从迷茫中滑入邪教深渊的基本途径。

  5. 强化堵渗严控。“堵渗”,就是要堵塞境外邪教渗入境内的渠道,减少内地邪教滋长的条件。“严控”,就是对入境的邪教组织人员,必须严加控制,防止其进行邪教活动,决不能让其立足生根和发展建立组织。

  6. 强化国际合作。由于很多邪教组织已发展成为跨国性的组织,在全球范围内从事发展活动,单凭一个国家的力量无法从根本上遏制邪教的发展蔓延。此外,世界各国间对邪教犯罪的惩治态度不统一,尤其是当某一国加强了对邪教的打击力量时,邪教组织的头目往往转移到另一个国家,进行遥控指挥,或者利用所在国对其他反邪教国家施加压力,成为危害社会的毒瘤,因此,必须加强国际合作,共同打击邪教。

编辑:暄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