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

“法轮功”习练者转化后思想波动诱因探析及预防对策
作者:吴光权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日期:2016-08-29
打印

  从1999年7月22日至今,大多数“法轮功”习练者脱离了邪教,这一成果体现了党和政府“团结、教育、挽救”政策的巨大感召力。但是,由于邪教的顽固性、反复性,如果忽视了教育转化工作中的某些环节和因素,很可能再次诱发已转化法轮功人员的思想波动,甚至出现强烈反弹,导致教育转化成果前功尽弃。因此,探析“法轮功”习练者转化后产生思想波动的诱因并研究预防对策,对于巩固教育转化成果,归正“法轮功”习练者转化后的人生方向,进一步深化反邪教斗争,具有重要意义。本人结合所在地区“法轮功”习练者教育转化的实践和个人工作实际,对“法轮功”习练者转化后的思想波动诱因及预防对策作一些探讨,供参考。

      一、 “法轮功”习练者转化后产生思想波动诱因分析

  “法轮功”习练者转化后产生思想波动的诱因,既有外在的,也有内在的。大体有以下十二个方面:

  (一)帮教人员在教育管理过程中的不协调、不持续。帮教人员在教育管理过程中的不协调,是指在教育管理过程中帮教人员与协管人员存在思想不统一、步调不一致现象,具体表现为分工不明确、角色不当行、沟通不及时,出现都管都没管、或者孤军奋战、或者“搓反绳”等局面。所谓不持续,是指帮教人员对“法轮功”习练者转化后的教育管理出现暂时或长期中断。具体表现为对巩固教育重要性认识不足,造成转化后的后续巩固教育工作出现真空地带。无论是不协调,还是不持续,迟早会引起思想反弹,届时再拉回来很颇费周折。   

  (二)地方政府部门和社区行政人员教育转化工作过于简单,存在打、骂等执法不文明现象。这虽是少数现象,但有损政府部门整体队伍形象,使政府管理者的形象在被管理者心中打了折扣。若发生在结对子的帮教人员身上,则可能导致硬冲突或软对抗,触发思想波动。此外,教育转化过程中因急功近利、急于求成,帮教人员在强制性教育转化过程中不同程度地侵犯了“法轮功”习练者的基本权利,留下了后遗症,而后期疏导教育又没有及时有效地跟进,触发思想反弹。

  (三)周围不良信息的传递。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法轮功”习练者具有天然的纠葛性。由于缺乏有效隔离,其他转化不彻底或者顽固痴迷者将反转化、反动或者邪教经文等信息传递到同伙手中,极易对同伙造成思想压力,引起思想反弹甚至大滑坡。

  (四)亲朋、不良团体及社会层面的负面影响。“法轮功”习练者步入邪教深渊,一定程度上与他们的家庭背景、所接触的群体和所处的社会环境不无关联。家庭成员对邪教态度的暧昧、犹豫或者痴迷,加之对习练成员的溺爱、娇惯和放纵,是“法轮功”习练者冲破家庭管束教育第一道防线的直接原因。其次,拉他下水的朋友、不良社会团体及社会阴暗面则在客观上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这些因素对他们施加的影响,事关教育转化成果的巩固,事关“法轮功”习练者后期的人生走向。

  (五)家庭变故。主要是指亲人离世、妻子提出离婚,遭遇意外灾难等事件,由于邪教理论中有“因果报应说”,“法轮功”习练者很容易将这些事件牵强地与邪说联系起来,如果不能理性地加以引导,容易触发思想波动。

  (六)身体疾病、突发公众事件、地质灾害等对“法轮功”习练者的影响。如突发身体疾病、恐怖袭击、非典、地震等事件。由于邪教理论中存在“业力说”、“灾难选择说”,如果不能客观、科学地进行分析和解释,或者身体的疾病没有及时有效地进行治疗,容易引发思想波动。

  (七)敏感日的来临。主要是针对邪教头目及其组织的一些重要日子,如生日、出道或出山日、重大事件的纪念日等。如法轮功“1.23”、“4.25”、“5.13”、“7.20”等。当这些敏感日子来临时,应当关注“法轮功”习练者的言行表现及其态度,对少数有异常言行的“法轮功”习练者必须适时加以引导和转移。

  (八)社会亚文化或负文化。社会文化分为主流文化和亚文化或负文化。社会亚文化,是指“法轮功”习练者这个特殊群体产生且又被彼此认同而形成的一种与社会主流文化相对立的负面文化。“法轮功”习练者转化后,违法犯罪心理基本上处于抑制状态,但不是彻底消失,有时还可能因为同类相聚,彼此认同,某些被暂时抑制的消极心理可能会被再次点燃,从而引发思想波动。此外,一些思想消极、经常散布反动言论、煽动性强的其他社会闲杂人员,对 “法轮功”习练者转化后的影响也不可忽视。

  (九)个人需求一时未能实现。个人需求按照马斯洛五大层次需求理论,可分为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 这五种需求在“法轮功”习练者中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着,只是当下最迫切的需求各有不同。而当低级的需求满足后,便又产生了追求更高级需求的动力。这些需求,要依靠当地政府部门在法定范围内才能解决。由于种种原因,有的需求不能及时解决,而转化后的“法轮功”习练者又不能理解和宽容,因而产生焦虑的情绪状态,引发思想波动。

  (十)对神秘主义的追求。 “神秘主义”主张人和神或者超自然界之间直接交往,并能从这种交往关系中领悟到宇宙的“秘密”。神秘主义包括许多理论和实践,如玄想、唯灵论、数灵论、瑜伽、自然魔术、巫术、星占学和炼金术等。邪教人员步入邪教深渊,其主因在于潜意识中存在着对神秘主义的追求,从而被邪教主操控和利用。“法轮功”习练者转化后在潜意识中存在着的这一心理需求,一旦受到外界事物或事件的某种暗示,可能再度出现某些神秘体验,触发思想波动。

  (十一)个体人格障碍。这是 “法轮功”习练者转化后思想波动的主要内在诱因,大体上有偏执型、强迫型两种。大多数邪教信徒存在着较为明显的人格障碍,即使转化后也不同程度地存在着。具有偏执型人格障碍的“法轮功”习练者,缺乏对自己的正确认知和评价,极端地自信、自负,自尊心强;又无端地自卑,常感到自己受轻视;常以自我为中心,只有自己才是正确的,听不得不同意见;常常怀疑他人,将周围事件解释为某种“阴谋”,把别人无意的甚至可能是友好的行为表现视为敌意或轻蔑。当政府部门、帮教人士甚至其家人对他们提出过高要求使他们无法达到时,会认为是对着自己来的,引起思想反弹。

  具有强迫型人格障碍的“法轮功”习练者,做事犹豫不决,思虑甚多;做事追求完美主义,注意细节而忽视全局;过于严肃认真、谨慎,缺乏幽默感;焦虑悔恨的情绪多,愉快满意的情绪少。一旦现实或结果与预期不一致,便产生焦虑,引发思想波动。

  (十二)受教育程度低,知识结构单一。在“法轮功”邪教群体中,女性比男性多;学理科的比学文科的多。相当一部分邪教人员对中国文化、宗教、历史、社会知识相对浅薄,由于看不清邪说中的问题,容易想入非非,导致思想波动。

      二、 “法轮功”习练者转化后思想波动预防对策

  外在诱因如同引信,是触发思想波动的直接原因,只要社区帮教人员及时有效地加以引导和预防,是可以消除的。但外因总是通过内因而起作用的,对内在诱因,则需要各方力量长期施加影响,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一)要打好教育转化“整体仗”。首先,要强化对教育转化“整体仗”的再认识。攻坚转化与巩固教育是一个整体,是“破”与“立”的对立统一关系。如果攻坚转化是戮力摧毁邪教精神堡垒,那么巩固教育就是全面重建健康心灵家园。实际上,摧毁的同时已经在重建,但真正意义上的重建应当在转化后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它们是一整套组合拳。没有重建或重建不力的心灵家园,仍然是一片废墟,时间长了,自然会长出野草来。因此,重攻坚转化,更要重巩固教育。其次,要强调教育转化工作的持续性。 “法轮功”习练者转化后,仍处于“立”的阶段,其实非常脆弱,依赖性强,因此必须趁热打铁,有计划、有步骤地实施“心灵家园重建工程”。心灵的重建,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更忌一曝十寒,时冷时热。再次,要强调团队精神。帮教人员既要有分工,更要有协作,应当合力相向而行。社区人员都应有帮教的义务,只是责任大小、方式不同而已。不论是社区领导班子成员,还是帮教人员,抑或街坊邻居,履行好岗位职责的同时,也要扮演好帮教的各种角色,切忌“甩坨子”,更忌“搓反绳”。最后,帮教人员调离或交接班时也要实现无缝交接,传承好帮教接力棒,做到善始善终。

  (二)要彰显执法正能量。司法行政部门工作人员要严格依法行政,努力彰显正能量。要切实保障“法轮功”习练者基本权利,切忌打骂体罚。打骂体罚只能解一时之气,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相反会留下诸多后遗症。教育转化是做人的工作,要正确执行“团结挽救绝大多数”的政策,必须遵循以理服人、攻心治本、循序渐进、启发疏导、宽严相济、因人施教等教育转化原则,力避搞强制教育转化。

  (三)个别谈话要提前走。对“法轮功”习练者的社会表现情况必须分阶段进行科学准确地评估,对可能出现思想波动的各种环节、事件进行预研预判,并提前归正介入,必要时可请社会心理咨询师进行心理辅导。

  对于“法轮功”习练者出现的家庭变故,社区相关部门和帮教人员要及时制定好应对预案,要全方位做好劝导、安抚和善后工作,引导其理性、客观、冷静对待变故,并尽快走出低谷。对于转化较好的“法轮功”习练者必须按照要求及时做好解脱工作,适度放宽其防控程度,逐步纳入正常的社会管理轨道。

  (四)敏感日要淡化转移。对于敏感日,采取外松内紧策略,淡化处之。在时空安排上,采取转移法,用学习、劳动、各种文化娱乐活动转移其注意力。有敏感反映言行的,应避开敏感日,滞后择机进行教育引导。

  (五)个人需求要依法及时解决。依法及时解决,就是在法律允许范围内,对于“法轮功”习练者的合理需求尽快解决,不搞法外开恩,不搞特殊化,不踩踏红线。法律法规允许的范围内不能解决的,要及时讲清楚,以免引起误会。

  (六)要弘扬主旋律。社区要充分利用多媒体、广播、图书阅读、宣传橱窗、学习园地、文化长廊等文化活动等载体,大力弘扬社会主旋律,传递正能量。一是积极弘扬主流文化,倡导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通过创建社区健康文化品牌,从而抑制、消除亚文化带来的负面影响。二是大力颂扬科学精神、实事求是精神,宣传唯物辩证法。三是积极宣传世界五大宗教原教旨教义,正面宣传我国公民信仰马克思主义、渴望民族复兴以及对幸福生活的追求等正确信仰。四是大力弘扬集体主义精神、团队合作精神、奉献精神、爱国主义精神。五是对于突发公众事件、灾害等,将主流媒体的权威解释和信息发布进行及时宣传、引导。六是通过增加一些社会学、历史学、天文学、地理学等方面的图书资料以弥补部分群众知识结构上的缺陷。

  (七)要提升素质树形象。社区行政人员和帮教人员要锤炼“四气”。首先要有正气。正人先正己,己身正,不令则行。不论是国家行政工作人员还是志愿帮教人员,都要知法、守法,自觉做法律的践行者和捍卫者,做到令行禁止。其次要有才气。除了具备较强的法学知识外,还必须具备一定的社会学、心理学、医学、天文地理等各种专业知识,其次还要有一两门爱好和专长。三是要有灵气。社区行政人员,尤其是帮教人员,要练就一双金睛火眼,要有察微知著、窥叶知秋的洞察力;还要有一双顺风耳,能及时收集、掌握有价值的信息,做到“敌”动我知、“敌”未动我先知。四是要有霸气。具体来说,要有体格力量上的霸气、言行气势上的霸气、斗争定力上的霸气。有正气、才气、灵气和霸气,才能镇得住邪气、痴气和匪气,才能让他们服气。

  (八)要真正打造一个能力过硬、队伍稳定的教育转化专业化团队。这个团队,不仅要政治可靠、专业水平高,实战经验丰富,更要有稳定的力量保障。要有“传、帮、带”,以老配少,以老带新,相互取长补短,充分发挥各自优势,既能提高帮教效果,又锻炼了队伍,确保专业化团队力量稳定、薪火相传!

编辑:Jackingsoul

分享到: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征稿要求
  • 中国反邪教协会主办 ©2016.
  • 技术支持:北京市科协信息中心  网站投稿邮箱:cnfanxiejiao@163.com
  • 京ICP备0801016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83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