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疏导

如何解开邪教受害者恐惧焦虑心理
作者:旭飞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日期:2016-04-22
打印

  法轮功痴迷人员通过系统的心理学技能干预,其偏执性认知行为观念和不合理性思维体系得到一定程度的疏导和矫正,能够从内心理性地认识到是由于自身原因导致自己的现实行为和思想状况出现问题后,心理发生变化,即有对家人和社会的内疚忏愧心理,又有对脱离法轮功的害怕恐惧心理,更重要的是对自己执著追求十五、六年的精神信仰瓦解的痛苦犹豫心理,此时被帮助对象就会出现不同程度的躯体性焦虑和精神性焦虑。届时,我们的矫治工作就要顺势转段,根据其临床症状,因人而异制定个体心理咨询技能方案,及时有效地巩固前期心理疏导和矫治成果。

一、 分析产生恐惧焦虑心理的因由

  工作中,我们用大量的事实依据和理论使其领悟到:多年来,引起其情绪困扰的并不是外界发生的事情,而是她对事件的态度、看法、评价等认知内容,是观念引起了情绪及行为后果,而不是事件本身,是自己的不合理信念和思维方式,使自己在法轮功中越陷越深。是因为自身的“执著”,对家人和社会造成了伤害。二是害怕恐惧心理。法轮功人员多数是抱着祛病健身和做“好人”的心理动机开始习练的,不仅担心放弃修炼法轮功,原来的病又找回来,还害怕由于“业力”不能消除会遭到报应,更害怕破坏大法,会“形神俱灭”,“元神”被销毁,永受六道轮回之苦。三是痛苦犹豫心理。受法轮功精神体系控制的痴迷人员经过长期的“不二法门”思想的灌输、洗脑,已经达到严重痴迷程度,其“大法思维”、“大法情结”根深蒂固,形成思维模式定位,对多年来自己执著于做“好人”,怎么会这样呢?在感情上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同时也难以消除对“师父”和法轮功的心理依赖。

  过度的恐惧焦虑不利于问题的解决。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人若长期、反复地处于超生理强度的恐惧焦虑状态中,就极易产生急躁、激动、易激惹甚至幻视幻觉幻听,严重时会导致大脑神经功能紊乱,进而影响身体健康。要克服这种恐惧焦虑,必须要坦然面对和接受问题的矛盾所在,且“宜疏不宜堵”。这种情况下被帮助对象单纯地依靠其“自然醒悟”或“非专业性的干预”是难以实现自拔的,要依靠专业心理咨询技能方法引导其从中解脱出来。

二、 恐惧焦虑的具体症状

  一是焦虑心境:在缺乏充分的事实根据和客观因素的情况下,对其自身健康或其他方面问题感到忧虑不安,担心担忧,顾虑重重,犹如大祸临头,惶惶不可终日,总觉得要有最坏的事情即将发生;二是紧张:心理高度紧绷,不能放松,有痛苦、颤抖和感到纠结不安等强烈的情绪反应;三是害怕:害怕黑暗,内心焦躁、忐忑不安;四是敏感多疑:对这期间发生的任何事尤其是认为“不顺”的事,认为那是“师父”的“暗示”,马上联想到即将遭受到“惩罚”;五是失眠:难以入睡,易醒,多数睡眠处在浅度睡眠阶段,多梦并时有发生梦魇、夜惊情况,醒后感到非常疲倦;六是抑郁心境:对自己“执著”追求的怀疑、未来的迷茫,内心基本处在空白状态,情绪低落,丧失生活和活动兴趣,不知何去何从;七是躯体症状:出现身体软弱无力感、心悸胸痛、胸闷或呼吸困难、厌食乏味等躯体不适感、精神运动性不安和植物功能紊乱症状。

三、 用系统脱敏疗法消除和弱化恐惧焦虑心理

  系统脱敏疗法也叫交互抑制疗法,用于治疗对特定事件、人、物体或泛化对象的恐惧和焦虑。这种方法主要是诱导有恐惧心理的法轮功人员缓慢地暴露出导致焦虑的情境,并通过心理放松状态来对抗或取代这种焦虑情绪,从而达到消除焦虑习惯的目的。一是排列出由弱到强的焦虑等级表,即弄清楚造成法轮功人员恐惧的不同对象以及恐惧度的强弱排列等级,进行焦虑反应与肌肉放松和情绪放松的结合训练。二是让法轮功人员先由弱想像引起恐惧焦虑的情境,同时做放松练习,若不感到紧张害怕后,则进入下一个焦虑等级。如此渐进,在实景中反复练习,直到通过最后一个焦虑等级,使被帮助者逐渐从过去引起恐惧焦虑的情景中脱敏。三是在放松训练中可使用想象和音乐疗法,让被帮助者在愉快优美的环境下逐渐暴露恐怖刺激比直接想象恐怖刺激效果能更有效些,在实际工作中可酌情并用。

  孙某,女,自述自生完孩子后身体一直不好,患有较严重的关节风湿、偏头疼和颈椎病,迫切地想消除疾病痛苦。1997年抱着祛病健身的想法开始习练法轮功,曾经一度深陷不能自拔,参与过法轮功组织所谓的“弘法”、“护法”和“做三件事”活动,经过心理疏导和矫治,有一定程度的理性认识后,她说:“李洪志一方面用提高心性、上层次、圆满成佛等为诱饵,引诱我一步一步越陷越深,已至于完全失去自我,成为被操控的机器,另一方面用“末世论”、“宿命论”、“业力论”牢牢地拴住了我,我害怕形神俱灭,进入痰的世界,永受六道轮回之苦,一想到这,我就感到毛骨悚然。一边是不尽的“好处”,一边是倍受折磨的“恶果”,我就在这无形的枷锁里挣扎着。我每天都忐忑不安,疑神疑鬼,害怕得到“报应”,严重影响着我的饮食睡眠,以至于晚上的梦境都让我思虑重重,频频被噩梦吓醒,越想越害怕,越害怕身体越难受,由于极度恐惧,我每天都度日如年,身体也每况愈下,总觉得即将大难临头,感觉自己好像掉进了无底深渊”。

  在了解到引起孙某恐惧和焦虑的事件、人或情景后,首先建构焦虑等级表,即把引发孙某特定焦虑的刺激因素进行归纳整理,排成一个顺序,从引起最小的焦虑到最大的焦虑。

  (一)建构焦虑等级表:一是法轮功不真、不善、不忍(20分)

  一是内疚忏愧心理。

  二是“做三件事”是非法活动(40分)

  三是法轮功是邪教组织(60分)

  四是李洪志是“常人”(80分)

  五是面对李洪志的照片说出“你就是一个普通人”(100分)

  建立了这样一个等级表后,就准备开始脱敏过程。

  (二)进行放松训练我让孙某靠在沙发上,全身各部位处于舒适位置,双臂自然下垂或搁置在沙发扶手上。让她想象自己漫步在一片美丽的田野上,同时播放韵律轻柔缓慢的清音乐,使其进入一种安静平和的状态。然后,我用轻柔、愉快的声调引导她依次练习放松前臂、头、面部、颈、肩、背、胸、腹及下肢,重点强调面部肌肉放松。每日2次,每次20—30分钟。一般3—5天即可学会放松。

  (三)系统脱敏按照设计的焦虑等级表,由弱到强依次逐级脱敏。首先举例说明其不真、不善、不忍的行为和相互矛盾的地方,例如:你做好事或对某人的忍让是为了得到人家的“德”这是“善举”吗?别人一说法轮功不好你就给人家“发正念”这是“忍举”吗?等等,直到在提这些她很平淡,没有激动反应。依次进行,隔日后,我们可以反问他李洪志是否“显灵”,引导其进行反思领悟,并鼓励她坚持。当进行高等级刺激阶段,对李洪志这位“宇宙主佛”是人还是“神”的问题上,要有理有据客观分析他的所谓超能量在“常人”社会里是如何的微弱无助、漏洞百出、难圆其说,使其明白我们不但没有看到其任何超常之举,反而发现其“常人”色彩异常浓厚,甚至有些行为简直为“常人“所不齿。逐渐使其认识到李洪志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社会人,进而让其面对李洪志的照片说出你就是一个普通人,把恐惧焦虑情绪宣泄出来。这时,当她有些焦虑紧张时,可暂时停止,做全身放松,然后再反复进行刺激,直到她面对李洪志的照片说他是一个人不是神通广大的“佛”时不再感到紧张焦虑为止。

  系统脱敏疗法的基本操作原理是:让一个原可引起微弱焦虑的刺激,在被帮助对象面前重复暴漏,逐渐升级,反复刺激,反复放松,同时让被帮助者以全身放松的状态进行积极对抗,从而使这一刺激逐渐失去了引起恐惧焦虑的作用。在这个过程中辅之参禅悟佛的哲理故事和心理学、医学常识,最终使其明白她的身体不适完全是由于恐惧心理使她心理负担加重,生活作息规律混乱,令身体处在极度疲惫状态,而导致严重失眠,造成内分泌失调,身体免疫力下降,使病情加重。同时采用注意力转移、信念激励、情感渲染、需求引导等方法帮助其开始重新的生活。

编辑:Jackingsou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