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疏导

我用科学解梦,战胜法轮功痴迷者的心魔
作者:半山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日期:2015-12-28
打印

  原“法轮功”习练者鲍某,女,现年78岁,中专学历,退休于电信公司。自1997年习练“法轮功”以后,长期痴迷于法论功的“神力”,并且将练功期间所做过的三个梦当做李洪志的“旨意”,从而在邪教泥潭里越陷越深,不能自拔。她坚持练习、宣传法轮功长达18年,在此期间,她几乎众叛亲离,孑然一身,追求“圆满”成了她唯一的信仰。这已经成了鲍某的心魔,两次集中教育攻坚都没法将其消除。我经过与她长时间的交谈,在逐步摸清鲍某滋生心魔缘由的基础上,按照以退为进的思路,科学制定了工作方案,有针对性地采取“科学解梦”方法加以挽救,成功帮助鲍某走出误区,摆脱法轮功的囚牢,实现了人生轨迹的转变。

  我始终坚信,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如同中医学理论一样,通过“望、闻、问、切”四步法,找寻病根,对症下药。只要坚持正确的方法,终究可以找到一把打开心结的钥匙,从而彻底战胜心魔,让生命在顿悟中涅槃,重新焕发出新的活力。

  要提高转化工作的有效性和针对性,就必须准确分析、切实掌握“法轮功”痴迷者个人的特有情况,制定有效的转化方案,按进度和效果有步骤的开展转化工作,才能达到期望的效果,帮助习练者走出自我封闭的牢笼,走向自由美好的人间。

  刚接触到鲍某时,她整个人基本处于自我封闭、自我保护状态,不仅对他人保持距离,更对试图接近她的人保持高度警惕。那次与她见面之后,还没等我开口,她就直截了当地对我说:你没事的话就回去吧,我知道你要跟我说什么,那些话我不想听,也不爱听!她下的逐客令立刻将谈话的气氛僵化至冰点,也让在场的我的同事们面面相觑、神色尴尬。

QQ图片20151228143730

  但是,我并没有试图对鲍某的抗拒给予压制,而是坦然承认。我的退却反而让鲍某大感意外,也正是她的这份意外,成为了攻坚的突破口。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经常在空闲时间去鲍某的家里走走,以坦诚、真挚的态度,敞开心扉地与她交流,忙的时候我偶尔也会和她通个电话,询问的也大多是家长里短。我之所以没有急于向她灌输任何教育转化的大道理,是因为我从内心里并没有把她当做是一个法轮功攻坚对象,而是把她当做一个普通的邻居,甚至是一个朋友。误入邪教歧途的人本质其实并不坏,他们只是在人格上存在比常人更脆弱的方面,这些方面往往会成为邪教渗透的死穴。

  鲍某的死穴,是我通过一段时间的了解和沟通才得知的。鲍某年轻时,因为感情受挫而孑然一身,一直独自生活。退休后身体健康每况愈下,今天查出高血压,过几天又患了脑梗。听说练习“法轮功”能祛病健身之后,她对这个不用花钱就能治病养生的方法大加钦佩,并开始着手习练“法轮功”。习练期间,她做了三个与练功相关联的梦,在梦境中,她长久以来内心情感的失落和空虚得到了极大满足,所以在梦醒后对法轮功的神力更加深信不疑。她坚定地认为,只要努力练功实现“大圆满”,那么她曾经受过的痛苦和孤独都能得到解脱。

  这些事情,是她在交谈的过程中告诉我的。我没有对她漏洞百出的言论进行反驳,而是用心理学的科学方法细致地分析了产生那些梦境的原因,我告诉她这其实并不是什么神力,而是你自己习练法轮功之后产生的心理暗示。你的情感挫折让你感到自卑,让你对自己产生怀疑。而法轮功就像是一个衣柜,可以把你的自卑和怀疑全部关进去,让你产生一种虚幻的满足感。

  从她沉默和若有所思的反应可以看出,我的分析已经动摇了她的心理防线。

  后来,我又和她讨论了科学的养生理论,告诉她治病要去医院,养生要靠平时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以及坚持健康的运动。我还和她讨论了她的姓氏来源,讨论了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宝贵传承和华夏儿女的团结奋斗精神,渐渐扭转了她的人生观、价值观。再之后,鲍某自我封闭、自我保护的状态得到了很大的改观,开始感谢关心和帮助她的帮教人员,并且主动提出要服用药物来控制她自身的病情。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开始适当地给她看一些关于邪教的影视资料,让她明白邪教反科学、伪科学的真面目。并结合事实与她讨论近年来邪教的发展以及所做的一些反人类、反社会的事。那些影视片再一次震撼了她的心灵,她说自己根本没想到原来李洪志真的一直在骗她。李洪志根本就不是什么救世主,法轮功也没有什么神力,与其走火入魔一直求什么“圆满”,还不如自己多读书看报,多出去走走,多结交一些朋友。

  经过一个多星期的努力,鲍某渐渐回归到了一个正常人的生活。令我欣慰的是,此刻的她利用自己在书画上的特长,正在做一些有益于社会的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