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曝光

叶秀英:是政府用爱心挽救了我
作者:叶秀英口述 婺协整理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日期:2017-07-31
打印

  “法轮功使我误入歧途,是政府工作人员用爱心挽救了我,现在我终于清醒了。感谢政府,感谢工作人员!谢谢……” 这是在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雅畈镇原法轮功习练人员叶秀英家中,叶秀英紧紧握住反邪教志愿者的手, 说的一段动情的话。

  歪理邪说蒙蔽心智 功友的不幸使我醒悟

  叶秀英今年59岁, 是婺城区企业一名退休职工。1997年9月, 为了强身健体,开始练习”法轮功”。

  叶秀英回忆说:“当时我和亲友练习法轮功都是为‘消业祛病’、追求‘上层次’, 求“圆满”。可是渐渐地就变了味儿,变的不理性起来。1999年国家取缔了法轮功,开始大家不太理解,等待观望了一阵子。后来就有人偷偷给我们看李洪志陆续发表的所谓经文,还煽动我们‘走出来’‘讲真相’还美其名曰‘救度众生’。说只有这样才能‘上层次’,半途而废就要‘形神全灭’。于是我们被李洪志的邪说所蒙蔽,以致丧失了自已的正常思维,走火入魔了,整天看《转法轮》,东奔西颠贴法轮功宣传品,几乎不顾家了。越来越不像样子,一步步越陷越深。说劝不听,夫妻争吵,母女失和,丈夫和我离了婚。后来我身边有个好友因练功拒医拒药耽误不治身亡,让我十分的震惊,“师傅”说过会保护我们,怎么可能生病死亡?后来经反邪教志愿者劝导,使我猛然惊醒。回想自已修炼法轮功的前前后后,不但没给自已、家庭和那么多的功友带来什么好处,还闹的家庭不和,甚至破裂,没给功友带来‘圆满’,带来的是病痛甚至死亡。就这样,2009年10月,在反邪教志愿者的帮助教育下,我开始认真的反思,从疑虑和困惑中走了出来,悬崖勒马,走出了法轮功的泥潭。”

  法轮功给我的是不幸 醒悟后夫妻破镜重圆

  叶秀英说:“现实使我深刻的认识到:李洪志打着‘真善忍’的幌子,引导人们走的是一条没有光明和前途的邪道,使修炼人‘为私为我’而不顾一切,把自巳的所谓‘圆满’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在李洪志的精神控制下,有多少人六亲不认,造成家庭悲剧,我就是最典型、最有说服力的一个例子。练法轮功我失去了家庭,失去母女的和睦,也曾一度使我丧失活下去的勇气而萎靡消沉,对生活丧失了信心。我虽然狠不幸,但跟一些功友相比我还是幸运的,幸亏反邪教志愿者及时帮助教育,幸亏我及早醒悟,远离了法轮功。要不然绝没有好日子过。” 接着叶秀英无不自豪的说:“现在我虽然不太富裕,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叶秀英自从不练法轮功以后,跟丈夫复婚了。夫妻俩承包了20多亩土地种植花卉苗木,还养了30多头菜牛,每年经济收入30万元左右。原来我练法轮功时,怎么看丈夫都不顺眼,我们俩一到一块就争吵。现在,我心也顺了,我与丈夫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每天一起干农活,一起养牛培植花木,两人心心相印,话也投机了,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2012年我们住上了90平方米三层新洋房,过上了幸福生活。

  关心孩子是母亲的责任 幸福生活是对邪教的有力枰击

  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需要亲情,需要拥抱,需要温暖。成长中父母关心与否,就决定了子女快乐还是痛苦。由于我外出一心修练法轮功,女儿的学习成绩从原来的班级前5名下降至倒数第5名。叶秀英说:“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充满愧疚,为自巳没尽到责任感到无比伤心。那时由于自己沉迷练功,对孩子的身体学习生活根本不关心,使女儿对我产生怨恨。” 叶秀英向我们讲起了一件令她不能释怀的事。那是2008年的冬天,叶秀英和往常一样又出去练功,女儿从外面回家,天气寒冷,浑身冻得直哆嗦,想用热水袋暖暖手,结果家里没有开水。女儿到邻居家去想要些热水,却遭到邻居不理不睬的态度和异样的眼神。回家后这种“孤苦伶仃”、“家不成家”的感觉让女儿哭了好久。叶秀英说:“那些年那些伤心的事太多了,现在想起来还感到揪心地痛。我自从远离法轮功以后,有意多跟女儿多沟通多交流,给女儿无微不至的关爱。我们母女俩无话不说,又合好如初了。最使我高兴的是,我女儿学习成绩又上升到班级前5名, 之后考上了名牌大学。现在,我的业余生活也很充实的,每天晚上6时多,我都到公园跳广场舞,每天和乡亲们听着动听的舞曲,跳着欢快的舞步,心里美滋滋的可幸福了。区、镇反邪教志愿者经常来关心访问我家,帮助解决生产生活农业技术上的问题和困难。……”

  来到叶秀英的家,看到的是开心,听到的是笑声,体会的温罄和幸福,新的生活给叶秀英一家带来了生机、憧景和希望。

编辑:Jackingsou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