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曝光

“浪子”回头金不换
作者:田刚   来源:中国反邪教协会   日期:2017-07-04
打印

  “我对不起早年去世的爸妈,自己十多年的青春年华真是白白的让邪教非法组织给荒废了。”回想起过去信邪漂泊在外的那段日子,刘海航(化名)依然悔不当初,懊恼不已。

  2015年作为精准扶贫对象的刘海航,成为了我的重点扶贫帮助对象之一。通过多次接触了解,我发现小刘虽然只比我小四岁多点,他为人青春活泼、好客健谈。有一次,他毫不隐瞒的对我说出了自己当年失足信邪漂泊在外的前后具体经过。

  1969年10月,小刘出生在湘黔边陲锦江河上游湖南省麻阳苗族自治县郭公坪镇小坡村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该村镇与贵州铜仁市山水相连,近在咫尺,是一个老少边穷的少数民族聚居地。自古以来,两地群众来往频繁。小刘父母一贯忠实勤劳,姐姐早年外嫁他乡,成家立业。1987年小刘高中毕业回家后不久,父母双亲先后患病不幸离他而去,小刘当年虽然没有成家立业,父母健在时通过辛勤劳动就在村院交通要道边为其修建了一栋具有苗族特色的农家小洋楼,还为其留下了10多万元的储蓄存款。本村山清水秀,交通便利,自然条件优越。按理说,只要耕种好自家二亩多责任田,小刘就可以过上不错的小日子。

  可就在第二年快过春节的时候,从临近的贵州省石阡县传来一些“只要加入‘门徒会’,不用下地干活,第二天米缸就能填满”的宣传口号,在偏远山村悄然流传开来。刚走出校门不久,社会经验不足的小刘因受诱导而成为“门徒会”邪教非法组织的忠实信徒,开始信奉“一觉醒来米缸自动填满”“生病不用吃药”“种地不用施化肥,不用打农药”……的歪理邪说。

  当时小刘心想,不费吹灰之力就会有好收成,何乐而不为呢,于是报了名。第二天,米缸确实有了米。此后数天,米缸天天仍然有新米增加,这下可乐坏了小刘。而后,当“门徒会”成员说起要离开村镇时,他也自动带上家里所有的储蓄存款,急急忙忙离开了这个小山村,跟着一行陌生人去了广东等地。

  “我是后来才知道,那些米是‘门徒会’成员趁天黑,偷偷倒进我家米缸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相信世界上确实有这个不劳而获的美好事情。”小刘回忆说。“可是到了广东,我的钱很快就被‘领头’强行给拿走了,说是要缴纳会费。再后来,我就跟着他们没日没夜的到处奔波,游说拉拢其他人‘入会’。” 懵懵懂懂的小刘这一走就是十多年,把自家小洋楼空锁着,耕地也连年抛了荒。

  这样的事例,仅是“门徒会”祸殃湘黔边陲老百姓的一个缩影。在当年被“门徒会”蛊惑的人员 当中,甚至有人搭上了性命。在十多年前的小坡村,由于受到临近贵州省石阡县的影响,“门徒会”邪教渗透活动曾猖獗一时。所幸的是小刘因为损了“大财”而没有遭遇 “大难”,可白白耽搁了自己的青春年华,一个人空手而归。在外漂泊习惯了的小刘,根本无法安心在家耕种田地,然后又与几个毛头小伙联合到云贵川做生意,因缺乏社会经验,多次上当受骗,又是几年过去了,不但没有赚到一分钱,反而血本无归,还欠下了一屁股的债务。四十多岁的大男人讨不到老婆,光杆司令一条,成为一个游手好闲的 “懒汉”,信邪致贫的典型户。

  我与镇村干部多次和小刘进行面对面思想心灵沟通,把党和政府的精准扶贫政策送到了他的心坎上,从思想意识帮教转化入手,让其自我反思过去轻易信邪,不务正业的过错,促使其猛然醒悟,回心转意,改过自新。采取帮扶、教育和引导相结合的办法,终于使小刘在思想意识上得到了根本转化。我还通过个人关系找到银行帮其贷了5万元的无息贷款鼓励小刘自主创业,引导他依靠科学开发生态文化旅游产业脱贫致富。使他感动得热泪盈眶,当即表示要悔过自新,重新做人,决不辜负后盾单位领导的支持。充分利用本村位于苗疆前哨与九龙湖区文化旅游资源优势,积极带动周边12户村民合作投资30多万元,创办九龙湖温泉养生保健、湖区活水养渔垂钓和美食农家乐等自然生态旅游有偿经营实体,着力打造九龙湖原生态休闲文化旅游胜地!去年一开张就实现了年创休闲旅游收入90多万元,今年的外来游客大幅度增加,经济收入可望突破150万元,仅此一项就能够帮助部分村民依靠当地山水资源走出一条就地开发、就地创业、脱贫致富的新路子。

  刘海航从一个昔日信奉邪教误入歧途的青年“懒汉”,摇身一变成为依靠科技开发、带领周边群众脱贫致富的 “模范”。镇村干部群众看在眼里,喜在心头,都夸赞他是“浪子回头金不换”。他的变化也赢得了石阡县一名农村姑娘的爱慕之情,去年国庆节,他们自主婚姻,喜结连理,使一对大男大女从此告别了单身生涯,憧憬着幸福婚姻的美好未来。

  “信奉邪教,就等于过去吃鸦片烟,真是害人害己,严重危害社会啊。”小刘用自己的亲身经历一语道破了邪教之害。

编辑:Jackingsou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