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曝光

“法轮功”和“蓝鲸游戏”都是同门师派
作者:平淡人生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日期:2017-06-02
打印

  “蓝鲸自杀游戏”起源于俄罗斯,该游戏以“做任务”的形式诱导参与者自杀。今年2月,两名俄罗斯少女的蹊跷死亡引发网络恐慌。15岁的俄罗斯少女尤利娅,在2月的一天,突然从一座工业园区的公寓楼顶纵身跳下。在离开这个世界前,她在自己的INS上留下了“结束”的字样,并配上了一张蓝鲸的图片;就在尤利娅自杀的同一天,她的朋友,16岁的维罗妮卡也选择用“跳楼”这种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据俄罗斯媒体统计,2015年11月至2016年4月期间,全俄境内发生的130起少年自杀事件中至少有80人的死,和“蓝鲸”有关。

  “蓝鲸自杀游戏”震动全社会,人们在震惊之余发现,“蓝鲸自杀游戏”的许多案例与邪教法轮功极为相似,法轮功成员中有不少人也是以跳楼等极端方式结束生命。

  一个是人人喊打的“邪教”,一个是让人着魔的游戏,两者看来风马牛不相及,但是透过现象看本质,其实两者的性质相同,无论迷恋上哪一个,都改变人的思想,毁灭掉人的一生,这些足以看出,两者之间的必然联系就是具备反人类、反社会性质的邪教的“同门师派”。从诸多“法轮功”毒害人类的实例中,我们就看到了法轮功简直就是一款“死亡游戏”。下面就让我们看看“法轮功死亡游戏”如何让众弟子走上死亡之路。

  残害无辜生命。许多法轮功练习者因相信李洪志宣扬的有病不能吃药的歪理邪说,拒医拒药而死亡。少数修炼者因相信“放下生死就是神”的谬论而自残、自杀,最终导致了家破人亡的悲剧。据不完全统计,因修炼“法轮功”而采取“有病拒绝就医”、“服毒”、“跳楼”、“自焚”、“上吊”、“卧轨”、投水”、“剖腹”、“割脉”、‘触电”、“自残”、“绝食,’等致死的人数已达2000余人。最著名的就是“4.25”天安门广场自焚案。2001年1月23日,刘春玲、郝慧君等“法轮功”人员为追求“升天”、“圆满”,在天安门广场自焚。刘春玲和12岁女儿刘思影身亡,郝慧君和19岁女儿陈果全身烧伤面积达80%以上;2001年2月16日,湖南常德人谭一辉因痴迷“法轮功”在北京万寿路自焚身亡,时年26岁;天津邮电器材厂退休职工刘凤琴遇车祸骨折,因练习“法轮功”拒不就医,结果病情加重死亡,时年60岁,临终前不断呼喊 “师父救我”。大量事实表明,这些原本善良的人们,受李洪志及其歪理邪说的蛊惑,为了去掉“常人”的“执著心”和“名、利、情”,一步步脱离了家庭,走上了邪路,致使成千上万个家庭受到破坏。血的事实进一步证明,李洪志及其“法轮功”是湮灭亲情、残害家庭、泯灭人性、侵犯人权的罪恶根源,对这一社会“毒瘤”必须彻底清除。

  破坏家庭和睦。李洪志向其信徒灌输只有修炼“法轮功”才是真谛的歪理邪说,致使少数信徒上当受骗,有工不做,有学不上,有家不回,整天忙于“上层次”、“求圆满”,导致家庭破裂,家破人亡。  李洪志鼓吹歪理邪说,胡说什么惟有放弃常人的感情、欲望,全力攀登“法轮大法”这部“上天的梯子”,才能逃脱即将来临的“人类毁灭”的劫难。诱迫那些练习者放弃家庭、亲情,甘心听命于他,致使无数家庭走上了一条不幸之路,带来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灾难。家住吉林省长春市南关区的“法轮功”练习者马秀荣,强迫患病的儿子练功治病,以“摆脱魔鬼的纠缠”。5个月后,12岁的孩子因得不到科学的医治,悲惨地病死在家中。天津市“法轮功”练习者李春香,有病不看,以为练“功”就能治好病。痴迷后精神恍惚,一心追求“成佛”、“圆满”,对丈夫不闻不问,对子女漠不关心,与家人如同陌路,最后导致夫妻反目,家庭破裂。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居民徐惠君,原本是一个幸福之家的主妇。她从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性情变得古怪,亲情荡然无存。1999年5月31日,她为了逃脱所谓的“劫难”,撇下家人,跳楼身亡。一个正常的家庭破碎了。山东省新泰市泰山机械厂的王安收原来是个孝子。自从练习“法轮功”后,他把反对他练“功”的父亲看成了“魔”,于1998年4月8日将自己的父亲活活打死,酿成了人间的不幸……    无数事实表明,邪教“法轮功”反人类、反科学、反社会,是从骗人入门,毁坏家庭、抛弃亲情开始,逐步强化“精神控制”,最终挑战社会。而受害最深、最重、最直接的是那些普通的家庭。同世界上其他邪教一样,“法轮功”是家庭和社会正常生活的破坏者。

  毒害青春少年。李洪志鼓吹“学生信了‘法轮功’,不学也自通”的歪理邪说,并称“小学生看‘法轮功’书籍,可以开天目,看到‘法轮’是转的”,还胡说通过修炼可以“上天入地变神仙”,致使误入“法轮功”邪教的孩子葬送学业。更为严重的是,少数中学生弟子因轻信李洪志的“地球爆炸”和“圆满”邪说而主动放弃生命,更是将弟子的大学梦扼杀在考场之外。1999年6月5日下午,吉林省临江市二中学生、法轮功练习者徐艺文(女,16岁)对班里同学说:“人类就要毁灭,地球也要爆炸”,然后买了一瓶安眠药,每人二至三片,发给10余名同学和她自己,其中一名女同学感到好奇,向她要了25片一次服下。因抢救及时,未产生严重后果。2007年8月16日,一名女中学生因痴迷法轮功导致精神失常,在乘坐由北京开往佳木斯的439次列车上跳车身亡。另外,还有经过十年寒窗苦的学子考入了大学,但由于误入法轮功,为此荒废学业甚至毁掉性命的也大有人在。杨秋贵,江西省余江县人,1991年考入华东理工大学,1996年10月赴英国格拉斯哥大学攻读自动控制专业博士学位,1997年杨秋贵通过互联网练上了法轮功并很快痴迷,沉溺于李洪志蛊惑的“升天”、“圆满”而不能自拔,1998年6月1日在德国法兰克福参加法轮功法会期间,从宾馆的2楼跳下,身负重伤,经抢救无效死亡,年仅26岁。由此可见,李洪志对莘莘学子的毒害至深的。学生和青少年是家庭的花朵和希望,是国家的未来和栋梁。这些幕幕悲剧,桩桩血案再次让我们看到,“法轮功”邪教正在千方百计把罪恶的黑手伸向可爱的学生和青少年,给他们的成长造成了重大悲剧,给家庭和社会造成了巨大灾难。

  无数事实证明,法轮功就是一款“死亡游戏”,它比“蓝鲸自杀游戏”要恐怖得多,据有关部门不完全统计,1999年7月22日前,全国因练“法轮功”“放下生死”自杀死亡的痴迷者共有136人,其中自焚4人,跳楼、跳崖38人,跳车1人,跳河、跳井等26人,上吊自缢25人,绝食2人,服毒28人,剖腹、自残、卧轨等12人。“法轮功”组织被取缔后,又有103人为了上“天国”自杀身亡。事实证明,法轮功这款“游戏”沾不得,法轮功成员要想自己平安无事,唯一的办法就是迅速与法轮功断绝关系。

  由此可见,我们通过揭批“法轮功”邪教组织的基本属性。应该深刻地认清其丑恶的嘴脸,认清其反人类、反科学、反社会、反政府的本质;认清其残害生命、践踏人权、亵渎道德、扰乱秩序、破坏安定的社会危害。只要我们牢固树立科学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能正确看待自然现象和社会现象;只要我们凝聚全党、全社会的力量,全面围剿邪教,营造一个科学、文明、健康的社会环境;只要我们充分运用好法律武器去铲除邪教这个社会毒瘤;我们就能做到保障人民的权益,促进国家的安宁,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必将实现!

编辑:Jackingsou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