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曝光

全能神毁灭了我的大学梦
作者:刘亦烛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日期:2017-03-10
打印

  我叫刘小兰,今年24岁,出生在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昆都仑区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家里还有一个小我三岁的弟弟,和大多数农村家庭一样父母存在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我和弟弟一起生活长大,我总感觉我得到的关心要比他少一点,父母总和我说,你上完高中就别上了,出去打打工,也为家里增补点家用,让弟弟上大学就好了。在上了初中以后,我明白了只有知识才能改变命运,我期望自己通过努力学习,考上一所理想的大学,才能彻底改变我的命运。因此,一直以来,我都非常努力的学习,学习成绩也不错。最终,我于2014年考上了内蒙古科技大学,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涯。

  在2015年7月,室友王荣和我说陪她去参加了一个聚会。在去之前,王荣和我说在哪里你会认识很多朋友,而且都是好人。我当时心里没有多想,因为王荣是我在校园里最好的朋友。我俩通过座公交车大概40多分钟,来到了一个叫赵家营子的村里,经过几条小路来到了一个小二层楼的家中。一进家,我看到有七、八个30来岁的姐姐正在一起祷告,嘴里还不停的说什么神之类的话。正在这个时候,走过来一位大姐,说“小王你来了,这位朋友是?”小王急忙说“这是我最好的朋友,让她也加入我们这个大家庭吧”。这位大姐说“好啊!还和我说在这里,你心里有什么事情都可以跟‘神’说,有什么困难我们会一起帮助你”。而且在这里你会认识了很多朋友,兄弟姐妹们都很热情,我们可以一起聚会、玩乐、学习“神”的话和经文。听完这些话,我觉得这不是信基督教的教徒聚会吗?但更重要的是让我第一次体会到家庭的温馨、快乐。我从小就缺少家庭的温暖,我也很希望自己能够被认可、理解,被家人完整的关爱,就在那一瞬间是这些人让我体会到了家庭的温暖和关爱。大姐看到我这副表情,和我说“如果有兴趣,你也能加入,也能找到家庭的幸福感”。我说“好,好,我愿意加入”。大姐说“那你就经常和小王过来吧,也互相有个照应”,就这样我加入了这个“大家庭”。

  2015年7月中旬,学校正好放假了,我回到家中接到了室友王荣的电话,说又有聚会你来吧,于是我第二次被“全教神”教徒盛情邀请参加她们的“家庭聚会”。这回到了家中上次那位大姐给我买了衣服、还请我吃饭,待我如亲姐妹一般。自小缺乏家庭温暖的人,被这种关怀暖到了心窝。第一次的聚会让我恋恋不忘,第二次更是让我觉得加入这个组织真是上天给我的安排。吃完后,这位大姐说“她姓吴,以后就叫她吴姐,咱们这个组织信的神叫“全能神”,然后递给我一本《话在肉身中显现》的书,说“你每天有时间就看看书,按照书上的教义认真学习就行”,于是我利用假期没课的时间每天学习“全能神”的“神话”,翻来覆去的读看。过了一个月后,我先后参加了五次聚会,每次聚会都特别的受到姐妹们的爱戴,室友王荣还和我说“咱俩现在信的‘全能神’是宇宙之首、独一‘真神’,“全能神是万事万物的主宰,只要我们的心时时刻刻对神仰望,我们所要寻求的,它都会看见”会保佑我们一生的。听完这些话,我更坚信不疑的相信“全能神”的存在,相信“神”会给我带来我想要的美好生活。

  2015年8月底,学校马上要开学了,我拿着父母给的3000元学费准备去学校报到,正在这时我接到了王荣的电话,说“吴姐有急事,让我们赶快去找她,”我听完后,二话没说打车去了聚会点,一进家看到了已经到了的王荣,她说:你来这个大家庭已经1个多月了,今天吴姐要我们这些姐妹给“女基督”捐奉献款,只有把金钱奉献给“女基督”,才能得到神的拯救。我心里想,我一个学生哪来的钱啊,身上这些钱是我上大学的学费,怎么办呢?这时吴姐走过来对我说“你来到这个大家庭得到了姐妹的爱戴,现在神要我们给一点点奉献,你难道不想吗?你跟着我们信神,一切都会有的,上大学没什么用,现在有多少大学生毕业了找不到工作,只要你一心跟着我们信神,你什么都会有……”。听完这些话,我心存犹豫地把3000元的学费给了吴姐。说:“那我就把这些钱奉献给神吧,希望神会保佑我”。于是吴姐在一张纸上写了“奉神款”3000元交给我,让我好好保存。这时她和我说她是这个大家庭的“带领”,现在代表神任命我为“配搭”, 还给我起了个作工用的名字叫丽丽,又给了我《跟着羔羊唱新歌》《基督的发展》《东方发出的闪电》等好几本书。我拿着这几本书,心里面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踏实。由于没钱交学费,我也不敢和家里人说,就和室友王荣先回到学校等一等再说。由于受到“全能神”邪教的蛊惑,逐渐的,我认为只有“全能神”才能拯救自己。就更加专心的投入到“神”的事业中。抽出更多的时间全身心投入到“全能神”的“聚会”和“传福音”。除了专业课去上以外,每天就是参加各种聚会,和教徒们一起“听真道”、“唱新歌”;组织上有安排就出去“传福音”拉人入教。我从精神上、身体上完全被“全能神”的歪理邪说所控制。终于有一天,我被派到呼和浩特市去完成“神”的工作—“传福音”,在那里有其他的兄弟姐妹接待了我,这一走就是一个月。由于长期没有去上课,也没交学费,学校联系上了我的父母,说小兰同学这学期的学费不但没有交,而且已经无故旷课30天,现在校方给予除名处理。父母听到这个消息,无法接受,说小兰经常给我们打电话,说在学校挺好,这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情……。而我在呼和浩特市“传福音”的时候被当地公安机关抓获并遣送回包头。

  后来我在反邪教志愿者的帮助下,才幡然醒悟。失去的无法再找回,大学梦难以再实现。想想自己这四个多月来所得到和失去的,唉!幡然悔悟,为时晚矣。“全能神”用最初善意的假象欺骗了年轻懵懂的我,毁灭了我的大学梦,也毁了我今后的人生。

编辑:Jackingsou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