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曝光

法轮功无情人有情
作者:木子李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日期:2017-02-14
打印

  云妮和林子是大学同学,不算重点本科,是小城市里不大出名的大学、是大学里不大惹眼的专业。这样的成长环境,造就了两个人温吞吞的性格,像大多数不上不下不前不后的中国人,往前看,一大拨人比他们优秀得多,但往后了看,也还有那么一大批,没有他们站得前。

  就是在这样折中的世界里,他们谈起了温吞吞的恋爱,说不上浴火重生,只是孤独时的一个伙伴,尤其是情人节光棍节这样怵目的节日里,可以要求对方理所当然的陪伴在身边,对他们本身的情感世界影响倒是不大,但有了对方,这在父母亲戚朋友那里就成了一个标志,一个很正常很合规矩的标志,该考大学时考上了大学,该谈恋爱时就谈个恋爱,这种和周围大多数人一致的成长过程使得他们更容易被大家接纳,这种被接纳带来的安全感对他们更加重要,超过了恋爱本身。

  但生活中的事情就是这样,如果你不仔细分析较真,也就这样过。爱不见得就是轰轰烈烈,和平时代的爱,可能都是这样的吧?

  人生就是这样,以月、甚至以年为单位都看不出什么差别,但再拉长了看,生命之线得波折起伏就显露出来,原来每个人的人生曲线都不是直线,平静的日子里潜伏着未知的变化。

  大学毕业后,他们继续按照规矩结了婚,结了婚,孩子的问题自然地提上日程。

  但是一直顺顺利利的他们在这个问题上遇到了坎儿,经过科学论证,是云妮的身体出现了问题,右侧输卵管堵塞,也就是说,她怀孕的机率只是别人的一半,也就是说,一年之中,她有六次怀孕的机会,六次之中,除去加班辛苦没有激情的、再除去夫妻吵架难以同床的,总共下来,一年也就剩了那么两三次怀孕的机会,这些宝贵的机会每一次都被充分利用但也没有结出胜利的果实,时间就这样过了三年。

  其实他们也说不上就非得要个孩子,可是这件事就这样梗在那里,让人心里不得劲,尤其是问题出在云妮身上,她就更加不得劲。起初她没当回事,不是还有机会嘛?后来她就感觉好像有点亏钱了他似的,再后来她好像在婆婆的眼神里也看到一些微妙的责问,不出声,但给你一种强烈的氛围那种责问,让云妮觉得很是压抑。

  云妮说服自己,和林子认真地进行了一次谈话,离婚吧,你找别人结婚,很快就能有个孩子。

  平时不哼不哈、不怎么会甜言蜜语的林子说了一句话,把云妮给感动的稀里哗啦,他说:我要么就不生,要么就只和你生。

  就为了这句话,云妮决定拼了,去做试管婴儿。

  全面检查、注射大量的雌性激素,促进卵子一个个冒泡,再忍住疼痛小心翼翼取出来,再与孩儿他爸合并,小心翼翼放进子宫,云妮躺在床上,一动不敢动,她摸着肚子,祈求这个生命在她这里生根发芽。

  没有成功!

  第二年再试,再没有成功!

  云妮没有办法问医生为什么,试管婴儿进行的每一个过程,每一个微小的、甚至分析不到的原因都有可能导致失败。

  钱花了,罪受了,心凉了。

  两个人的婚姻进入到无感模式。

  慢慢地,林子在外面应酬的时候越来越多,即便回到家也是一个人关在屋内,看他好像是在玩手机,其实很多时候都在发呆,云妮不知道该做什么、能做什么。两个人之间的话越来越少,云妮想林子是在纠结吧,给他点时间,慢慢来。

  那年过年,林子说要回自己家陪妈妈,他没有问云妮你要不要一起去,云妮也就没有说,两个人分开过年,静一静,云妮想这样也好。

  林子的假期应该是正月十六到,但是正月十五一大早,云妮接到了林子大哥的电话,他说刚把林子送到了机场,三个小时候林子应该到家了。

  云妮至今都深深地记得那是几十年一遇的元宵节和情人节合二为一的日子,云妮听到这个电话,心里突突地,她想林子还是爱她的,他一定是赶回来跟自己过节的。

  她迅速爬起来,收拾房间,出门采购,打算做一桌好菜好饭。因为想要两个人静一静所以整个过年期间都没有联系的他,会不会像她一样心跳突突?

  她收拾好一切,专等他回来。

  等到下午,比该回来的时间迟了3个小时,依然没有开门声。

  等到晚上,等到深夜,打电话给林子,一直关机。

  至今想起来,云妮都不知道是怎样度过那一晚的,她唯独能够想起的词叫做煎熬,就像把自己的心拿出来摊到满是热油的煎锅里,鼎沸。

  泪流、再泪流。

  熬到凌晨三点半,她打电话给林子的大哥,林子的大哥打给林子,也是关机。

  那是元宵节的晚上,万家团圆;那是情人节的晚上,软语温存。

  到了第二天,哭了一夜的云妮看起来淡一些,也许是用了一晚上无处可用的力,累极了,也许是想到一起生活这么久的丈夫能这样绝情绝意,有些心凉,她不再想打他的电话,不想牵挂,也不想质问,不想再做任何追究。

  她想好了,离婚。

  她拿出皮箱,静静地帮他收拾衣物,结婚时穿过的衬衫,深紫色的,柔软的,云妮捧在手里,再一次泪长流,婚姻一场,还抵不过一件衬衣,衣服还是新的,人却没有了热度。

  一件一件叠好,码在箱子里,她写了一张纸条放在最上面“从今分两地,各自保平安”,然后出门去了。

  她没有力气跟他争执,更不想看着他提着箱子离开的背影,只有逃离。

  她在外面待到很晚才回家,回家第一眼,她看到箱子没有了。林子回来过,竟然没有给她电话,竟然没有任何解释,竟然就拿着箱子走了。

  刹那间,云妮觉得心如刀绞,跌坐在门口。还有什么值得挽留?还有什么值得追究?

  离婚的时候,照例需要先被调节,民政的两个大姐将他们两个人分别叫到不同的房子里,分别谈话,云妮是没什么可说的,一切都在林子。于是两个大姐专攻林子,这样谈了大概有半个小时,大姐出来拍拍云妮的肩,说他什么都不说,他现在整个人都是糊里糊涂的,他似乎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这样坚硬,滴水不进,你要不要再试试?

  云妮摇了摇头,不用了,大姐,谢谢你。

  办离婚手续。

  离婚后的林子搬出了家,到自己单位宿舍住下来,偶尔路上碰到,还是一副落魄的样子,别人以为他是离婚苦的,只有云妮知道不是。可云妮也不知道林子问题出在哪里,她偶尔会迎上前去,喊一声咦你怎么也在这里?然而林子几乎是不认识的表情看着她,就一句话:有什么事吗?没等云妮开口,林子却兀自走开了。

  云妮看着他瘦削的背影,再次落下泪来。

  毕竟啊,毕竟。

  这样过了大概半年,有一天云妮突然接到林子单位同事的电话,说林子因为上班精神不振、迟到早退、业绩极差、考评不过被单位开除了。

  云妮挂上电话,她再一次忍不住心疼,不管这次林子怎么对她,她也一定要问他个清清楚楚,不到一年的时间,相处快十年的老公怎么会是一个陌生人?

  她跑到林子的宿舍,看到正在收拾东西的林子,憔悴瘦削的林子,云妮拉住他,“你今天一定要告诉我,请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落寞林子的眼睛里突然放出光来,他接下来说出的话简直让云妮崩溃:“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没有孩子吗?那是因为我们前世业力太深,如果这一世还不完这个业力,下辈子还会更加痛苦。所以我一直用心练功,为自己,也为你,认真练功,好好练功就是消业,消尽了业你就可以进入天堂,跳脱出苦难的人世轮回。”

  法轮功!

  她原以为存在一个第三者,原来这个第三者就是法轮功!

  终于打开话匣子的林子,也许是真的压抑得太久,继续口若悬河起来:云妮你懂吗?练功认真是好的,但其实又不是所有练功的人都能进入天堂,这得讲个层次,越高层次的人未来去的世界就越美好,完全没有病痛折磨、生老病死。但你相往更高层次去光靠练功是不行的,必须还要学法,学什么法呢?法轮大法。既然是学法,我就得花更多时间来学习,还得听法轮功磁带,看法轮功录像,所以就没办法上好班,所以领导就不满意,但是我懒得跟他们解释,他们只是凡夫俗子,懂得什么?

  一口气说完的林子像泄了气的皮球,一屁股瘫坐在已经狼藉一片的床上。

  云妮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哭该恨,高兴的是林子和她之间不是感情的问题;哭的是曾经的丈夫怎么变成现在这样;恨的是自己的丈夫变成这样,为何她竟一点都没有发觉?

  人都说女人是小事糊涂大事聪明,云妮就在这一刻做出了聪明的决定“走,回家。”

  她带林子回家,林子要看法轮大法,她也没有生硬阻拦,但她存了心,在书桌上、电脑桌面上、床头柜上,都放了揭露法轮功邪教本质的书本和影像资料,她有时也会假装好奇,要拿林子的书来看,看一点就去问林子,这样的说法对吗?道理应该是这样的吗?

  她最喜欢看到林子皱起眉头无法解释的样子,她决定要加大步伐了。

  她上网搜集了更多资料,放在电脑桌面上,有一天她去上班,中途故意叫林子传一个邮件给她,林子看到法轮功这样的字眼,一定会去看的。

  林子本来不是笨人,经过两个多月的潜移默化,再加上云妮的温暖陪伴,林子慢慢地走出了法轮功的世界。

  虽然他偶尔会做噩梦,说师傅会不会来惩罚他?但云妮知道,那是他要远离法轮功之前最后的情结,最重要的关口都过来了,最后这一甩,她有信心。

  半年之后,云妮和林子第二次领了结婚证。

  林子又变成那个温吞吞的林子,但云妮喜欢这样的温吞,踏实。

编辑:Jackingsou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