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曝光

家境富有换不回父亲的生命 孝顺儿孙比不上全能的主佛
作者:黄山市休宁县东临溪镇 李琳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日期:2016-10-20
打印

  我的父亲叫曹灶富,是黄山本地人,在我的人生生涯中,他给了我快乐幸福的前半生,却让我的后半生永远笼罩在邪教的阴影下。

  父亲年轻时肯吃苦且善于经商,所以能让一家人的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可我万万没想到,我们美满的家庭会因为父亲一次小小的同学聚会被破坏,这样宝贵的和谐氛围却敌不过他一个无知同学几句“莫须有”的言论。

  记得是一个国庆假期,父亲参加了一次同学聚会。回到家的时候他很开心,说见到了很多老同学,大家聊得不错。父亲的高兴就是我们一家人的开心

  可打那以后,父亲却好像变了个人,再也不理会自家生意只顾着在书房研究某位同学教给他的健身气功。当时我大学还未毕业,对社会上的事懂的也不多,把这当是父亲的个人娱乐也就没怎么放在心上

  后来我大学毕业步入社会,学到了很多国家的政策法规。一次无意间,我看见父亲练气功的小册子,那封面上“法轮大法”四个大字让我吓了一跳“法轮功”早已经被国家定性为邪教组织,父亲却一直在练习,我真后悔自己察觉地太晚。

  我把情况和母亲、妹妹说了,她们也都很诧异。可惜父亲已经陷得太深,我们三人好说歹说他都听不进去。

  我们焦心无比,却又无能为力,只能任由父亲天天“练功”。一天晚饭后母亲把我们兄妹叫到身边:“我看咱们也没办法阻止你们爸爸练功了。既然这样,就只有自求多福。我也听说很多练‘法轮功’的人最后都是死路一条。现在他年纪也大了,只要他身体还好好的,每天吃饭睡觉,不身子,咱们就由着他吧。”说完,母亲无奈地叹了口气。

  时间匆匆过,我结了婚而且有了孩子。小生命的到来给家里增添了活力,父亲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但是孩子渐渐大了,矛盾再次出现。一天睡前,爱人悄悄地对我说:“我听说,咱爸带咱宝贝出去遛弯,别家的老头老太太想逗着玩玩,他都不让,根本不让别人碰。”我一边敷衍她说:“也许是咱爸太喜欢孩子吧,回头我问问。

  第二天晚饭时,我问父亲:“爸,隔壁老张想逗逗咱家的小宝贝,你干嘛不让呀?”父亲却说:“我的孙子以后要跟着我一起向主佛敬拜,那些俗人和他太亲近了,对他以后没好处。”爱人顿时丢下饭碗回房去了。我也无话可说

  晚上我跟爱人都难以入眠,最后我说:“实在不行,你把孩子送去你爸妈那儿,就说二老想外孙了,让孩子住在那。”爱人沉默地点了点头。

  小家伙走后,父亲重新回到了过去的生活轨道。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埋在书房“练功”。毕竟上了年纪,长时间的熬夜终于使病倒了。

  一天我接到母亲的电话,说父亲在家里晕倒了。医院诊断为糖尿病,并伴有一定的肾脏衰竭。我赶去医院的时候,医生对我说,父亲需要住院治疗。母亲每天陪着父亲打点滴,我也定期去看他。

  可一次我去探病时,发现父亲并没像往常一样呆在病房里,母亲说她已经把整个楼找了个遍,也没见到人影。这时一个小护士匆忙跑来:“你们是28号床的家属吗?病人正在医生办公室里吵闹呢,非要出院。”我和母亲赶去那儿,看到医生被父亲干扰地根本无法工作。我和母亲一边向医生道歉,一边把父亲劝回了病房。我说:“爸,你要出院,我去跟医生申请一下吧?”医生看父亲这样的状况,说出院也行,但回家之后每天要坚持治疗。我们同意了,父亲回到了家。

  回家后,我对母亲说:“妈,我现在不能天天在家陪着爸,你记得每天给打针吃药。糖尿病是现在多发病,而且会带来很严重的并发症,你一定要注意啊。”母亲点点头。

  仅仅一个月不到,我接到母亲的电话,说父亲不肯打针吃药。我赶回家后,父亲仍在书房里“练功”,药针剂都被丢在了窗台外,我和母亲好言相劝,他却怎么也听不进去只是说练好“法轮大法”,就可以“肚饿不吃饭,有病不用医”。这时妹妹放学回家,也央着父亲,他无动于衷。

  我们母子三人在书房门口干坐了一宿。第二天凌晨,房内巨大的响动让我们大吃一惊,开门一看,父亲又晕倒了,我再次把他送去了医院。

  父亲在医院里逐渐醒来的时候,一看见我,立刻骂道:“你们都是害人精,不让我练功!所以我不能练成大法,也不能和主佛心灵相通!”父亲大声嚷嚷着,整个病房的人都被他吵得没法休息,我和母亲只有再次把他接回了家

  我打算回到父母身边去住一段时间,每天监督父亲吃药打针。哪怕是使用强制手段,也要逼他把药吃下去,毕竟人命大于天。

  我搬回了老宅,每天强行给父亲喂药打针。几个月下来,父亲消瘦的身体又逐渐壮实了起来。但是他对我始终有抵触情绪,看我的眼神总是充满仇恨,“法轮功”改变了他,也打破了我们一家的幸福。

  一天,父亲突然破天荒地对我说:“爸爸知道以前那样痴迷功是不对的,给你们添了这么多的事儿。以后我都不会练了你回去吧,你的小家没你不行。以后我会自己吃药打针的,放心吧”父亲当着我的面把那些练功的小册子烧了,我相信他是彻底地悔改了。我把药都交给了他,只说了一句话:“爸,生病就要打针吃药,你要保重身体,我们都不希望你倒下。”

  我重新过起了自己的生活。有时节假日去二老那儿吃饭,看见父亲的精神状态挺好,我更加放心了,他总算远离了“法轮功”。

  很快两年过去。当我再次接到母亲的电话时,母亲只是哽咽着说了一句“来医院,你爸不行了。”

  医院的ICU里,父亲挂着呼吸机,安详地睡在那里。医生无奈地摇摇头:病人肾脏衰竭引起一系列并发症,我们尽力了。

  我无法相信,父亲没有好好吃药?他答应过我啊!冲回老宅,小书房的抽屉里,满满的药片,都是原封未动的,原来他一直在欺骗我!在抽屉的底部,还有两本小册子,《转法轮》、《法轮大法》,就是这两本小小的册子,夺了我父亲的生命。我顿时嚎啕大哭,指着苍天骂道:“李洪志,你好毒啊!”

  父亲出殡的那天,我在老人墓碑前,把两本小册子烧了,轻轻地说:“爸,你说过,练成法轮功,就可以有病不用医,但是你最终却因病去世。现在我把这两本小册子烧给你,但愿你在天国得到安宁。”

  我家家境纵然富有,但是父亲的生命最终还是被“法轮功”夺去了;我家子孙纵有一番孝意,但是父亲宁可相信“主佛”的几句“旨意”。现在我只希望身边的邪教徒们能以我父亲的经历为教训,警醒自己,爱惜自己的生命和周围关心你的家人。

编辑:Jackingsoul

分享到: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征稿要求
  • 中国反邪教协会主办 ©2016.
  • 技术支持:北京市科协信息中心  网站投稿邮箱:cnfanxiejiao@163.com
  • 京ICP备0801016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83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