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揭秘

夺命的“研修班”是怎么回事?
作者:肖省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日期:2017-04-24
打印

  近期,笔者看到了来自《南方都市报》的一篇关于“46岁女子参加神秘‘研修班’后跳楼自杀”报道。看了之后不禁要问,这到底是“研修班”还是变异的邪教呢?带着这个问题我们来分析一下这个“研修班”的特点,解开其本质面纱。

  一般来说,邪教有六大基本特征:一是“教主”崇拜;二是精神控制;三是编造邪说;四是聚财敛财;五是秘密结社;六是危害家庭。对照这几个邪教的特征,探其究竟。

  “研修班”导师自我吹嘘

77e88745dc2347e2af370380ab9ce60620170418080302

“鹤步量子禅”邓钧允介绍

  所谓“研修班”的讲师,组织方只是点到为止,宣称他们皆有国外留学或工作经验,如 邓钧允是美国运动和医学双博士,从小师从多位师父,得到真传,在海内外有数万弟子。邓钧允曾自称是广西医科大学客座教授,但南都记者从广西医科大学官方得到的回复是“查无此人”。自述曾在云南学走禅,28天里每天只吃一颗芝麻度日;12岁拜师,跟了41个师父,学了41套功法;1983年成为一个省里的气功总教练。并且他们还说:“在温哥华帮人家看风水、看相、占卦、算命,甚至“张国荣、张学友、刘德华在温哥华买房都是我看的。”可见也就是位神医麻相。

  “研修班”的精神控制

  研修班有一套与寻常迥异的话语体系,讲师之间有时互称“心理教练”,有时自称“导游”,学员叫“家人”、“同修”、“伙伴”,水果榨的汁叫“能量汤”或者“营养汤”,疾病叫“课题”,而“阴阳水”就是淡盐水。

  忏悔、感恩算是课程的“主旋律”,讲师鼓励学员做“零极限”( 零极限是鹤步量子禅研修班中非常重要的一环,醒来老师介绍说它是一种来自古代夏威夷的深层意识疗法,修·蓝博士曾通过念零极限咒语“荷欧波诺波诺”治好了女儿的皮肤病,还治好了精神病人), 尤其是在发病、不适的时候,反复念叨“对不起,请原谅,谢谢你,我爱你”。每天课程结束,还需跟讲师诵读三遍《忏悔三昧》。

  “研修班”的歪理邪说

  “研修班”导师邓钧允说,能量是构成一切物质的基础,意识就是能量,能量就是物质,意识也是物质,而改变意识就能改变身体。他举了一个例子,冰可转化为水,水能转化为蒸汽,蒸汽还能继续转化,最后变成无形无相。

  “癌症是不是物质?是不是也有无形无相的来构成?癌细胞是不是也有可能变成无形无相?”邓钧允问道,学员齐声回答“是”。

  最经典要数“研修班”的鹤步量子禅舞步,一幕高潮发生于2017年3月21日晚间。导师邓钧允回顾了自己的大半生:小时候被人踢过一脚得了重病,母亲带他上山找师父治好,跟师父学会了气功、少林棍、鹰爪拳。在考“力量之源”绿带班时获得重生,以往的记忆再一次重现。

  他在台上嚎啕大哭,“力量之源绿带班让我看到了我匮乏的种子,我的父母不在了,我没有机会给他们洗洗脚,我没有机会说我爱你啊妈妈爸爸,所以你们就是我的父母,我爱你们!”

  恰在此时,音乐同步达到高潮,黄妈在家人的搀扶下走上台,与邓博士抱头痛哭。邓博士给黄妈在台上洗完脚后,搀扶着她慢步走了一圈。此情此景,不少学员落下眼泪,而在场的“义工”准备好了纸巾,递到每一个流泪学员面前。

  有少数学员吹嘘,自从走了鹤步量子禅舞步,癌症也治好了,肾结石也治好了等……

  专家(南都记者采访了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副研究员、科技与战略风云学会会长袁岚峰)批驳:把房间看成能量场纯属“一派胡言”, 不加说明胡乱套是耍流氓,“那是彻头彻尾的胡扯”, 伪科学一大特征是冒用科学术语。

  “研修班”的骗财、敛财

QQ图片20170424142138

受害者张海碧捐款给“研修班”微信证明

  据透露,第十期鹤步量子禅报名费980元,住宿费用另算,禅服费用随喜。第十一期增加了禅服一项,明码标价150元一套,付款可微信支付或者向指定的银行账户转账。第九期指定的汇款账户是一个叫 “邓建林”的人,手机号码与邓钧允微信绑定手机号一致。 “研修班”内还制定许多关于违规学员罚款的规定。

  “研修班”的兄弟班“深圳涵德智心”,也是邓钧允签约的公司。深圳涵德智心课程纷繁复杂,有灵性财商、力量之源、能量之源(中阶)、黄带班、绿带精英研修班,其中包剑英主讲的灵性财商5天收费15800元,部分标明公益性质的课程仍需收取一定费用。

  “研修班”的秘密结社

  “研修班” 学员的年龄结构层次不一,来自五湖四海,从南到北,有老有少,来自黑龙江、四川、浙江、安徽、福建、台湾等地的学员赶往深圳日月潭度假山庄,共同生活一个星期,以“家人”互称。

  2017年2月17日,是第九期鹤步量子禅的报到时间。在接下来的七天内,学员不能吃饭,主食是营养汤。白天主要活动范围是一处二三百平米的室内场地,以特定的姿势步行,每天不少于七个小时,这是所谓的“行禅”。晚上七点后,是两位讲师“邓钧允”、“醒来老师”的授课时间。

  “研修班”危害家庭

  2017年2月23日,一个叫张海碧的学员,参加该“研修班”几天,就变得精神恍惚,于该日凌晨5点跳楼自杀。据张海碧的丈夫朱长旭讲:“到了第三天,张海碧精神有点恍惚,莫名哭泣,我自身也受到了影响,感觉自己做了不好的事情,就想悔过,坚持到第六天,也就是2月22日,我带张海碧回家,张海碧却有些不情愿,那天晚上回来,就坐在哪里,人也不怎么动,老是说自己有罪,去了几天,人就变得傻傻愣愣,就这样跳下去了,家人眼中的开心果,说没就没了,这让她弟弟张建庆有点想不通。”

  近年来,变异性邪教时有出现。比如:2015年山东临沂警方打掉一个邪教组织“秦国教会”就是全能神变异组织。这些邪教分子行动越来越诡秘,骗术越来越高明,挂羊头卖狗肉的现象时有发生,善良的人们一不小心就被拉下水。请广大网友擦亮眼睛,明辨是非,避免上当!

编辑:Jackingsou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