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揭秘

揭露邪教活动的“四大毒害”
作者:田晓剑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日期:2017-04-18
打印

  近年以来,邪教组织的非法活动一直没有间断,这些邪教组织有的是从境外渗入,有的是境内一些不法分子建立起来的。邪教组织的建立及活动给社会治安、社会稳定、经济发展带来了很大影响。邪教组织的传播,严重干扰了群众正常的宗教信仰,扰乱了百姓工作和生活秩序,蒙蔽吸引不明真相的群众,使许多家庭失去和睦,侵犯了公民的生命权和财产权,由于邪教组织人员长期接受邪教思想的灌输,其精神受到教主的控制,心理产生异变,反社会的意识比较强,对群众毒害很深。

  第一毒害:危害国家安全和公共安全。

  邪教组织侵犯人权、泯灭人性,不断制造恐怖事件和流血惨案,对人们正常的生活生产秩序和国家安全造成了严重危害,所以引起政府与人民的反对。

  案例一:张某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案。2000年11月至2001年11月期间,被告人张某多次从他人处搜集河北省辛集市委、市政府有关处理“法轮功”工作的情况及内部文件,整理后交给石家庄市“法轮功”练习者“小林”和“小辉”(另案处理),由二人负责在“明慧网”上发表文章共计37篇,顽固坚持“法轮功”立场,宣扬邪教,其中将涉及国家绝密级、秘密级文件(各两份)通过“明慧网”提供给境外。被告人张某的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一十一条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八条之规定,人民法院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对被告人张莉判处刑罚。

  案例二:周某破坏广播电视设施案。2002年3月5日18时许,被告人周某等14人,为大范围宣扬“法轮功”邪教所谓“真相”,采取割开有线电视网络传输主干线电缆安装插播设备的方法,在长春市区及郊区多点插播“法轮功”邪教内容的光碟。经查,长春市有线电视自当晚19时19分起,因两处主干线被割断,该电缆覆盖的部分城区中有15.3万用户在数小时内无法收看32个频道的有线电视节目。被告人的行为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一款、第三百条第一款之规定,人民法院以破坏广播电视设施罪、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对被告人判处刑罚。

  第二毒害:严重危害农村基层政权。

  邪教活动以边远农村居多,这些地方人户稀疏,与外界接触少。这里村级集体整合功能相对薄弱,社会管理机制不健全,致使基层组织凝聚力、战斗力不强,加之村民文化生活缺乏,信仰严重缺失,给邪教入侵创造了条件。特别是由于邪教宣扬的邪说具有一定的欺骗性,所谓“救世论”、“道德回升”、“强身健体”等论调对人们具有极大吸引力,使有些村民不辨真伪,经不住蛊惑加入到邪教组织中。甚至在一些地方少数村民和基层干部中出现不信党、不信组织的现象,一些群众、干部不愿向党组织靠拢,正常组织活动不愿参加,却对邪教的歪理邪说颇感性趣,有的甚至积极参与邪教组织的聚会祈福活动。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2016年3月21日消息,丹凤县武关镇惠家坪村村务监督委员会委员、下坪组组长段某长期从事邪教活动,违反党的政治纪律,受到开除党籍处分。陕西省商洛市纪委近日通报了6起违纪典型问题,段某违反政治纪律问题排在了第一个。据了解,段某有30年党龄,却从事邪教活动有20年,不但自己一家信邪教,还提供场所每周组织邪教活动。党员干部信邪教本身就已经令人唏嘘不已,因为党纪规定,党员干部是不能信仰宗教,更不能参加邪教活动。段某参加邪教活动时,已经有10年的党龄,却不能明辨是非,受邪教人员及妻子蛊惑,参加邪教以治病,并发展到把自己家里做为活动场所,每周至少一次邪教活动。这说明,在农村,不但群众容易受骗加入邪教,就连党员干部也是邪教也是邪教拉拢的目标。段某长达20年从事邪教活动,这足可见一些地方的基层组织对邪教活动的漠然,对基层党员干部疏于监管与教育。党员干部从事邪教活动带来的危害,比一般的个人贪腐问题危害要大得多,因为邪教思想荼毒心灵、破坏大脑,能毁人一生,甚至毒害几代人。

  第三毒害:通过精神控制掠夺人心。

  邪教组织诡秘地发展成员,拉拢人心,有的甚至公开与党的基层政权分庭抗争,气焰十分嚣张。由于农村工作的复杂性、少数干部作风飘浮、方法简单、态度粗暴,甚至存在腐败等问题,导致部分农民对农村基层政权不满情绪增加,干群矛盾突出,党委政府在群众心目中的威信下降,农民的政治信仰出现危机。邪教组织正是利用这些矛盾和问题,向农民灌输反动邪说,进行反政府宣传,使有些群众对现实产生了沮丧、失望心理,遇到困难时“宁愿去求神,也不愿求人”,信神不信党,精神萎靡,灵魂空虚,追求所谓“超脱”生活,使邪教组织达到了精神控制和掠夺人心的目的。

  案例一:某市某区农民丛某于2010年开始与姐姐练习“法轮功”,二人经常一起交流“法轮世界”之事,荒谬地认为死亡后可以到“极乐世界”去享福。2012年5月的一天,丛某练习“法轮功”出现幻觉,用剪刀将自己的颈部刺伤。丛某姐姐得知后,将其接到自己家中休养。一日凌晨,丛某睡醒后又出现幻觉,产生先杀死姐姐而后自杀、二人一起到“极乐世界”去享福之念,趁姐姐熟睡之时,紧紧掐住她的颈部往炕沿上连续猛撞,又用菜刀朝其颈部切割数刀,将姐姐杀死于炕上。作案后,丛某未行自杀,而是逃到了其兄家中,当日被公安机关抓获,丛某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丛某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案例二:某市某县村民柳某,曾以“山东省第一”的成绩被保送到清华大学,邪教“法轮功”却改变了她本应美好的人生之路。柳某从小就漂亮懂事、聪明过人,学习成绩十分优异,被保送到清华大学后,一次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了“法轮功”。天真善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开始相信“法轮功”所谓“真善忍”的歪理邪说,抛下了学业,“学法”、“修炼”、“成仙成佛”、实现人生的“圆满”成了她的“追求”。国家公开取缔“法轮功”后仍顽固坚持,从事所谓“弘法”、“讲真相”等违法活动。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经常旷课,柳某被勒令休学,并被送回老家。由于她受“法轮功”的毒害太深,家人的好意相劝被她看成是“对大法弟子的考验”,善良的村民被她看成是阻碍她修炼“大法”的“魔”。她在家待了没多久,就离家出走,家人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因为练习“法轮功”而精神失常了。半年后,了解到她的情况,清华大学不得不开除了她的学籍。一个曾经的“清华才女”就这样断送了前程。

  第四毒害:利用宣扬神灵制造恐慌。

  由于邪教组织宣扬“世界末日论”,声称只有信神才能确保世间太平,才能避免大灾大难,甚至专门针对一些家境不好、有人常年生病或生活不顺的人宣扬如果不信神、就会大祸临头,人为制造恐慌,煽动其“吃生命粮”、“祷告治病”、“祈神保平安”等,致使有些信徒终日沉迷于参加“活动”,生怕自己信奉得不够虔诚而遭到神灵惩罚,从而长期沉溺于信神状态,致使一些地方村民的生产、生活秩序受到严重影响。有的妇女不种地、不做家务,日不落屋,夜不归家,四处游说,动员亲戚朋友参与活动。

  案例一:2001年10月1日晚,被告人胡某与黄某密谋分工在铜陵镇不同地点散发“法轮功”宣传单。10月2日凌晨3时许,黄某携带“法轮功”传单600份,胡某携带“法轮功”传单200份,分别来到东山县铜陵镇铜亭街三建宿舍楼、苏峰街铜陵中心幼儿园附近的居民区,将传单塞进居民住宅的门缝里。10月5日、7日以及11月2日凌晨,黄某又先后携带“法轮功”传单共计1800份,来到铜陵镇大沃水产商品房、桂花街居委会、苏峰街中医院等居民区将传单塞进居民住宅的门缝里。被告人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条的规定,人民法院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对被告人判处刑罚。

  案例二:2001年初至2002年9月间,被告人公某等四人分别结伙或伙同他人,先后在山东省沂南县城、蒙阴县蒙阴镇、沂水县高庄乡等地租赁房屋,购买计算机、复印机、速印机等设备,设立“法轮功”邪教宣传品印刷点,制作邪教宣传品100余万张,并交给“法轮功”习练者在沂南县、蒙阴县、沂水县等地散发。被告人大量制作、传播邪教宣传品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一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款之规定,人民法院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对被告人判处刑罚。

  邪教是社会的毒瘤,邪教问题作为一种长期存在的社会问题,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对抗性,影响国家安全和社会政治稳定,更是全面构建小康社会进程中的严重阻碍。邪教组织滋生和蔓延速度惊人,社会渗透力极强,尽快建立完善的法律体系和防范控制系统,打防并举,强化宣传,防微杜渐,长抓不懈,教育引导群众识破邪教的伎俩,使之无机可乘,铲除滋生邪教不法活动的土壤。

编辑:Jackingsou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