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揭秘

辨明“法轮功”邪教的五点特征 充分认清其邪恶本质
作者:平淡人生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日期:2017-04-10
打印

  “法轮功”是披着宗教外衣的“魔鬼”,它为了达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往往采取以宗教的面目出现,迷惑善良的人们。只有把辨明其邪教本质的五点特征,我们就能揭露和认识邪教的丑恶面目,从而做到唤醒人们远离“法轮功”邪教,也避免受到各种邪教的危害。

      1. 危害国家政权。李洪志与反华势力相勾结利用高科技手段进行反动宣传,遥控指挥非法活动。在互联网上建立了专门宣传“法轮功”的反动网站,以此为阵地,对中国政府进行造谣污蔑,各种谣言内容离奇荒唐。发布所谓“新经文”、“九评共产党”等歪理邪说,煽动境内极少数顽固痴迷分子从事颠覆国家政权、分裂国家活动,直接威胁到社会和谐稳定和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在海外,“法轮功”邪教组织与民族分裂势力相互勾结的势头明显加强,“民运”分子声称:“法轮功”等组织是“民运”组织的天生盟友,并表示可以向“法轮功”组织提供“斗争经验”。他们结成盟友,相互捧场打气,共同实施了一系列分裂祖国的活动。“法轮功”邪教组织看准了西方反华势力的需要,更加卖力地炮制谎言,污蔑“中国政府侵犯人权”、“干涉宗教自由”,极尽其反中国政府之能事,采用各种卑劣手段,频频向西方反华势力献媚。铁的事实说明,李洪志操纵的“法轮功”组织有其不可告人的政治图谋和险恶用心,是一股反科学、反人类、反社会、反政府的邪恶势力,是企图与党和政府分庭抗礼、干扰社会稳定和国家强盛的肇事者,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邪教组织。

      2. 扰乱社会秩序。“法轮功”邪教被取缔前,曾组织300多起围攻、冲击国家机关和新闻单位事件,严重干扰了社会秩序和人民群众的正常生活。我国政府将“法轮功”宣布为邪教组织后,在李洪志的操控下,其忠实信徒逐渐转化为“秘密战”,继续做着扰乱社会秩序的不法勾当。2014年3月20日傍晚,江天勇、王成、唐吉田、张俊杰等4人以律师名义煽动纠集38名“法轮功”邪教组织人员及家属在黑龙江省农垦总局法制教育基地门前聚众滋事,呼喊邪教口号,声援“法轮功”组织,并利用随身携带的通讯工具在网上编造事实,恶意炒作,扰乱社会秩序2016年4月10日,吴彩梅在盐城市市区凌桥路开放洗车场附近,用随身携带的记号笔在停放在此处的多辆轿车引擎盖及档风玻璃上书写宣扬邪教法轮功“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等字样。2015年4月18日左右,刘重有驾驶货船浙安吉2275停靠在嘉善县魏塘街道庄港村码头卸货。20日晚,刘携带装有红色油漆的自动喷涂油漆从码头出发,沿长秀路、320国道至三店桥附近,在沿途的工厂围墙、电线杆和防洪墙等公共场所喷涂“法轮大法好”、“诚念法轮大法好祛病健身有奇效”等标语13条,共计88个字。越来越多的事实证明,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有着险恶的政治目的和政治图谋,通过扰乱正常的社会秩序,蛊惑不明真相的群众,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如果看不到“法轮功”的政治本质,不坚决地、妥善地抓紧解决,将会犯历史性的错误。

      3. 残害无辜生命。许多法轮功练习者因相信李洪志宣扬的有病不能吃药的歪理邪说,拒医拒药而死亡。少数修炼者因相信“放下生死就是神”的谬论而自残、自杀,最终导致了家破人亡的悲剧。据不完全统计,因修炼“法轮功”而采取“有病拒绝就医”、“服毒”、“跳楼”、“自焚”、“上吊”、“卧轨”、投水”、“剖腹”、“割脉”、‘触电”、“自残”、“绝食,’等致死的人数已达2000余人。最著名的就是“4.25”天安门广场自焚案。2001年1月23日,刘春玲、郝慧君等“法轮功”人员为追求“升天”、“圆满”,在天安门广场自焚。刘春玲和12岁女儿刘思影身亡,郝慧君和19岁女儿陈果全身烧伤面积达80%以上;2001年2月16日,湖南常德人谭一辉因痴迷“法轮功”在北京万寿路自焚身亡,时年26岁;天津邮电器材厂退休职工刘凤琴遇车祸骨折,因练习“法轮功”拒不就医,结果病情加重死亡,时年60岁,临终前不断呼喊 “师父救我”。大量事实表明,这些原本善良的人们,受李洪志及其歪理邪说的蛊惑,为了去掉“常人”的“执著心”和“名、利、情”,一步步脱离了家庭,走上了邪路,致使成千上万个家庭受到破坏。血的事实进一步证明,李洪志及其“法轮功”是湮灭亲情、残害家庭、泯灭人性、侵犯人权的罪恶根源,对这一社会“毒瘤”必须彻底清除。

      4. 破坏家庭和睦。李洪志向其信徒灌输只有修炼“法轮功”才是真谛的歪理邪说,致使少数信徒上当受骗,有工不做,有学不上,有家不回,整天忙于“上层次”、“求圆满”,导致家庭破裂,家破人亡。  李洪志鼓吹歪理邪说,胡说什么惟有放弃常人的感情、欲望,全力攀登“法轮大法”这部“上天的梯子”,才能逃脱即将来临的“人类毁灭”的劫难。诱迫那些练习者放弃家庭、亲情,甘心听命于他,致使无数家庭走上了一条不幸之路,带来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灾难。家住吉林省长春市南关区的“法轮功”练习者马秀荣,强迫患病的儿子练功治病,以“摆脱魔鬼的纠缠”。5个月后,12岁的孩子因得不到科学的医治,悲惨地病死在家中。天津市“法轮功”练习者李春香,有病不看,以为练“功”就能治好病。痴迷后精神恍惚,一心追求“成佛”、“圆满”,对丈夫不闻不问,对子女漠不关心,与家人如同陌路,最后导致夫妻反目,家庭破裂。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居民徐惠君,原本是一个幸福之家的主妇。她从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性情变得古怪,亲情荡然无存。1999年5月31日,她为了逃脱所谓的“劫难”,撇下家人,跳楼身亡。一个正常的家庭破碎了。山东省新泰市泰山机械厂的王安收原来是个孝子。自从练习“法轮功”后,他把反对他练“功”的父亲看成了“魔”,于1998年4月8日将自己的父亲活活打死,酿成了人间的不幸……    无数事实表明,邪教“法轮功”反人类、反科学、反社会,是从骗人入门,毁坏家庭、抛弃亲情开始,逐步强化“精神控制”,最终挑战社会。而受害最深、最重、最直接的是那些普通的家庭。同世界上其他邪教一样,“法轮功”是家庭和社会正常生活的破坏者。

      5. 毒害青春少年。李洪志鼓吹“学生信了‘法轮功’,不学也自通”的歪理邪说,并称“小学生看‘法轮功’书籍,可以开天目,看到‘法轮’是转的”,还胡说通过修炼可以“上天入地变神仙”,致使误入“法轮功”邪教的孩子葬送学业。更为严重的是,少数中学生弟子因轻信李洪志的“地球爆炸”和“圆满”邪说而主动放弃生命,更是将弟子的大学梦扼杀在考场之外。1999年6月5日下午,吉林省临江市二中学生、法轮功练习者徐艺文(女,16岁)对班里同学说:“人类就要毁灭,地球也要爆炸”,然后买了一瓶安眠药,每人二至三片,发给10余名同学和她自己,其中一名女同学感到好奇,向她要了25片一次服下。因抢救及时,未产生严重后果。2007年8月16日,一名女中学生因痴迷法轮功导致精神失常,在乘坐由北京开往佳木斯的439次列车上跳车身亡。另外,还有经过十年寒窗苦的学子考入了大学,但由于误入法轮功,为此荒废学业甚至毁掉性命的也大有人在。杨秋贵,江西省余江县人,1991年考入华东理工大学,1996年10月赴英国格拉斯哥大学攻读自动控制专业博士学位,1997年杨秋贵通过互联网练上了法轮功并很快痴迷,沉溺于李洪志蛊惑的“升天”、“圆满”而不能自拔,1998年6月1日在德国法兰克福参加法轮功法会期间,从宾馆的2楼跳下,身负重伤,经抢救无效死亡,年仅26岁。由此可见,李洪志对莘莘学子的毒害至深的。学生和青少年是家庭的花朵和希望,是国家的未来和栋梁。这些幕幕悲剧,桩桩血案再次让我们看到,“法轮功”邪教正在千方百计把罪恶的黑手伸向可爱的学生和青少年,给他们的成长造成了重大悲剧,给家庭和社会造成了巨大灾难。

  综上所述,我们通过揭批“法轮功”邪教组织的五点基本属性。应该深刻地认清其丑恶的嘴脸,认清其反人类、反科学、反社会、反政府的本质;认清其残害生命、践踏人权、亵渎道德、扰乱秩序、破坏安定的社会危害。只要我们牢固树立科学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能正确看待自然现象和社会现象;只要我们凝聚全党、全社会的力量,全面围剿邪教,营造一个科学、文明、健康的社会环境;只要我们充分运用好法律武器去铲除邪教这个社会毒瘤;我们就能做到保障人民的权益,促进国家的安宁,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必将实现!

编辑:Jackingsou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