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揭秘

在催眠状态下,你会看到UFO吗?
作者:郑念 编译   来源:中国科学探索中心   日期:2017-03-17
打印

  你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采访历史上被外星人绑架的第一个人的概率,与你拿着铁锨走到自家后院去挖地,并挖出世界上最大钻石的概率一样,两者都是不可能的。所有的绑架声称,没有一个能够经受住科学的审查。如果我们要在这方面进行有效的工作,我们需要理解一些心理学上的概念,如催眠和催眠回忆、闲谈、暗示、幻想倾向个性和心理需求、入睡前和清醒前幻觉、遗失时间、欺骗和撒谎的心理、潜记忆和浮现记忆、神经错乱导致的迷惑。

  1.催眠术和催眠回忆

  16世纪70年代的法国,当美西默的催眠术在全盛时期,国王指派了两项调查催眠术活动的任务。这些使者包括一些著名人物,如本杰明·富兰克林、拉维斯特和天文学家吉尼-思凡·白利,通过几个月的研究,使者报告说,这是一种想象,不是一种磁现象,这就足以说明美西默的课题是没有活力和走向消亡的。令人惊讶的是,这个结论用来说明当大多数现今教科书上的对催眠术的定义,仍然是那么合适。

1

  所谓的权威仍然在“催眠术”上没有达成一致的认同。但是,不管它是不是一种“状态”,在所有主要的争论中,形成的基本而广泛的一致意见是,“催眠术”是一种人们把评判放到一边(不是完全抛弃),而使用幻想和信仰,也就是运用他们的想象的状态。舒特克里佛(1961)把被可以催眠的人的特征概括为,一些“被诱入的描述性、没有被污蔑的感觉”,他把催眠看成是,把人们带入一种信仰和幻想状态,给他们一个机会和方法证明自己乐于做某些事,并能做得特别好。很多学者在涉及对过去生活回忆方面,他们的结论是,“在回忆的时代(以灵魂转世的相关报告为基础)所提供的资料应该是期望出现的,它可能是事实或幻想,而最大的可能是两者兼有”。这些回忆资料是被闲谈的问题、记忆创造、不经意的暗示和回忆者的当前心理需求所染色的。

  2.闲谈话题

  闲谈这种现象很普遍,但奇怪的是人们对之了解甚少。神智清醒的人把虚构的事情与事实相混淆,把幻想的事情当成实际发生的事情,当人们试图记住过去某个事情的特殊情节时,这就是在许多情况下发生的闲谈或虚假记忆。电影“吉吉”中发生的情节,就是这种闲谈的一个经典而有趣的例子。莫利斯·薛瓦利埃和亨曼恩·金高德两个人比赛,看谁记得“我清楚地记得”这首歌曲,这个情节要说明的是,我们记住往往不是事情的本来样子,而是我们所希望的样子。

2

  过去20年中,伊利沙白·罗夫特斯及其他人的工作说明,人们的记忆不象录音机,而是像乡间故事传播者,既具有创造性也具有再创造性。我们可能忘记而且很容易忘记,我们会模糊、形成、抹去和改变我们以往的故事情节,许多人的头脑里每日都充满着“伪造的记忆”,而且,眼见证据的不可靠性不仅发生在传说中,也发生在档案里。当这种情况与催眠提供的暗示相结合的时候,加上催眠情况下的社会需求特征,那么,导致受催眠者提供的回忆与真实情况不符,就一点也不奇怪。实际上,受催眠者根本不知道真实情况是什么。

  加利佛尼亚州立大学的A·H·劳森和W·C·迈考尔在1977年做了一个相关的实验,他们在一组对象中用催眠引入想象的UFO绑架,然后问他们的经历,他们不仅能够描述出在飞船上经历的似乎有道理的绑架故事,而且这些故事与UFO文学写作中出现的那些声称绑架者的经历没有大的区别。1978年,劳森在美国心理学会上看到一篇论文,篡改了实验的解释,于是,他指出了一些实验发现与UFO小说不同的地方,以及许多相似的方面。他同时警告,在运用催眠回忆的结果时要十分小心,因为实验者可能说谎而且很相信自己的谎言,因此可能导致结果没有用处。

  受催眠的人会把自己的幻想与现实混淆,而其他的受催眠者和催眠师根本不会意识到这点,这已经是共识。马丁·奥尼已经多次警告,运用催眠来收集证据是很危险的,不仅是我们在清醒的时候会把信仰的东西放进我们的记忆中,而且在催眠的状态下还会产生一些特别的记忆,催眠者可能有意或无意地进行暗示,这种暗示能够把一些关键的和有活力的事件回忆塞进被催眠者的记忆,但实际上并不存在,这种情况叫做假记忆。

  假记忆的产生还有许多医学和实验上的说明,这也可以用来作为其不可靠的依据。阿尔斯特R·西尔加德(1981)做了一个没有发生的银行抢劫案的实验,这个案件实际上并不存在,但实验对象却发现这种体验历历在目。他可以从一堆照片中选出他认为是银行抢劫犯的照片。还有一次,西尔加德构思了两件同时发生的事件,用不同的方式告诉同一个人,并在不同的时间把他约出来做回忆实验,这个人对两个经历都相继给出了准确的说明。所以,那些相信生命转世的人在对这两种说明进行评论时,就会得出结论,这个人确实经历了两种生活。

  3.暗示:有意的和无意的

  毫无疑问,无意的暗示对UFO绑架的幻想起了很大的作用。所谓无意暗示,是催眠师并不企图对催眠回忆者给出需要什么反应的暗示。 1949年R·M·特鲁的催眠回忆实验中,清楚地说明了这种情况。他发现,在要求受试者对自己十岁生日进行回忆时,92%的人能够准确回忆出自己10岁生日到来时那一周的情况;同时他也发现,84%的人能够回忆起4岁生日的情况,但其它的调查者则不能重复这个实验。特鲁的报告就是发表在《科学》上,当马丁·奥尼问起特鲁有关这个实验时,他发现《科学》的一位编辑,在事先没有得到他的同意的情况下,改变了这个实验的一些部分事实。奥尼发现,特鲁在提问时,无意地给受试者很多的暗示。比如他问:“是星期一吗?是星期二吗?是星期三吗?”等等。而且,他在自己的桌子上还摆了一个台历,不时地翻台历来问受试者。关于这种暗示的证据也可以在欧·克来尔、肖和奥尼的实验中得到进一步的体现。他们发现,在一个四岁组中,没有人知道是星期几。而在一些关于转世故事的小说中,也同样是用了这种无意暗示提问的方法。例如,爱尼·威尔森(1981)证明,催眠所引出的关于转世的报告,随着催眠师本身的不同信仰而不同。最后,劳仑士、雷顿、劳格雷德和裴里(1986)也发现,假记忆是由于警察在催眠中的无意暗示引起的。

3

  至于有意的或事先想好的暗示,我自己的研究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把60个学生分为三组,每组20个人进行催眠,让他们回忆以前的生活。但是,对每组催眠之前,一种情况是,提供一些受欢迎的或对过去的生活有帮助以及灵魂转世方面的信息;第二组提问一些中性的关于过去生活的问题;第三组问一些怀疑性的、贬毁性的问题。这种暗示和诱导的效果很明显,第一组显示的是最具有过去生活回忆的肯定答案;而第三组则肯定的东西最少。

  退回记忆课题取决于测试者对回忆主题的态度和所问的问题,具有较强的受暗示影响的效果。如果催眠师是一个UFO绑架的相信者,催眠师就有一种倾向,引诱受试者赞同UFO绑架故事。

  4.幻想倾向的个性

  “如果到目前为止,你所说的是真实的”,怀疑者就会问“为什么普通的、温顺的、谦逊的成百上千的市民,突然走向极端,出现健忘症呢,而在催眠的情况下,所有的报告几乎都有相同的经历了呢?”首先,绑架者的数量并没有相信绑架的人的数量多;其次,尽管所有这些人在心理情感上都很正常——虽然他们未被进行心理测试,以进一步证实他们的心理个性。那么,这里就有个问题,如果绑架者被进行心理诊断测试,很大的可能性是这些人都有一种共同的心理个性,即像威尔森和倍可所说的一种不正常的个性——“幻想倾向”。在一篇重要而被忽略的文章中,他们报告了一组优秀的催眠课题,发现了这种不平常的幻想能力。用他们的话说:

  在催眠状态,一小部分个体(可能有4%左右)的大部分生活都具有幻想性质,他们能够“看到”、“听到”、“闻到”和“摸到”并完全体验他们幻想到的事物,这些人可以被称为具有幻想倾向个性的人。

4

  威尔森和倍可同时强调,具有这种个性的人缺乏对时间、空间的调节能力,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常带有催眠的性质和特征,经常处于幻想状态。他们的日常生活中还有一些类似催眠现象的经历。换句话说,我们通常所说的“催眠”总是在这些人的身上得到最好的体现。用威尔森和倍可的话说:“当我们给他们‘催眠暗示’时,如视觉和听觉的幻觉、消极的幻觉、回忆早年、四肢僵硬、麻醉、和感官幻觉,我们就可以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让他们做一种与我们不同的事情。”

  总的看来,具有幻想个性的人仍然是一些正常人,他们的功能与其他人一样,是可以调节的、有能力的、具有满足感或不满足感的人。任何人只要读过斯特利贝尔的《沟通》就会马上在认识上有深刻的变化。斯特利贝尔本人就是那种具有幻想个性的人:很容易进入催眠状态、具有健忘症、具有很深的宗教背景、对以前的生活具有清晰的记忆和过着一种幻想式的生活,他是一个宗教或幻想小说家,勾画一些具有非常强烈的感官体验、尤其是在嗅觉、声音和梦境中的人物。

  因此,这就完全清楚了,为什么大多数的UFO绑架者,要由精神病医生和心理学家进行仓促的检验,并被证明是神智清醒的、普通的和正常的市民。同时,这也是为什么流传广泛的UFO绑架是基于幻想、有很多的共同点的证据。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如果要求他假装被来自外层空间或另外一个维度的人绑架,那么他所构想的故事,无论在情节上还是在假设的绑架者动机上,都不会有太大的变化,这些故事在霍普金斯的绑架报告中都有描述。我们的故事将在情节、对话、叙述上,在与第三者近距离遭遇上,与小灰人的沟通上,都与《沟通与入侵者》中的描述十分相近。交通工具是碟形的,外来人是矮小、与人类相似、两只眼睛、灰色、白色或绿色的;来访的目的是:(1)拯救我们这个地球,(2)为他们自己找到一个更好的家园,(3)阻止核战争和由此给银河系中其他星球的平静生活带来的威胁,(4)给我们带来知识和启蒙,(5)增加外星人对其他智力生物的知识和理解。实际上,如果把外星人报道成至少是8英尺高、具有红色条纹的章鱼似的骑着自行车的人,并把人类当点心吃,那么这些绑架的故事可能更加可信。

  最后,是什么东西促使这些甚至是有幻想偏好的人产生这些希奇古怪的故事的呢?这些故事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简直是臭名昭著。是在一种什么样的心理动机和心理需要下捏造出这些故事的?也许,回答这个问题的最好答案是道格拉斯·科蓝的摄影作品,他从英国的哥伦比亚沿着太平洋海岸和邻近美国的逆时针方向旅行,花了两年多的时间,访问了普通人对太空人的一些看法。他说:“我旅途中所遇到的每一个飞碟,都与他们信仰的耶酥基督传说紧密结合在一起”。许多理论家已经注意到,当世界处于心理不稳定的时候,人们就把唯一的希望转向宗教。

  5.心理需求

  大多数心理学家都能认识到,我们的宗教对于宇宙的认识都不是客观系统的事实,而是人类的希望和恐惧的主观陈述。科蓝访问的许多UFO的真正信仰者都是我们身边的人,多年来我也遇到了一些。一个记忆特别深刻而强烈的案例是,一个联邦监狱的犯人陈述到,他的灵魂能够按自己的意愿离开身体,而且他很笃信这一点。每个周末他都要回家看自己的家人,当然只是灵魂回家,而他的身体仍然在监狱里。当时有一个自称来自氙星的女灵媒,可以随意地打开和关闭电灯,尤其是交通信号灯。难道这是她有能力的一种证明方式?事实是,当她要关闭红灯的时候,她都要集中注意力盯着交通灯30-40秒钟,然后才能变成绿灯。

6

  最近,凯司·巴斯特菲尔德和罗伯特·巴瑟罗谬提出,所有声称被UFO绑架的人,很多或毫无例外地是具有幻想倾向个性的人。而且,他们还注意到,在UFO绑架者、UFO接触者与拥有超常能力的人、或至少声称有这种能力的人之间,具有很强的相关性(1988)。对于这个假设,巴瑟罗谬对154个人的履历进行了分析,这些人都是或者报告暂时被绑架,或者报告长期与UFO居民接触的人。他通过分析发现,其中的132个人具有幻想的个性特征。虽然所有的人都没有精神病的历史,并表现为正常的、健康的成年人,但他们都有幻想的表现,显示出催眠状态的脆弱感情,声称具有通灵能力,治疗能力、离开身体的经历、自动写字(笔仙)、宗教憧憬和幽灵经历。

  自从威尔森和巴贝尔1983年提出幻想倾向的个性的定义以来,迈叶尔和奥斯忒里于1985年、修和利于1987年也确认了他们的发现,并认同了14种与常人不同的个性特征。它们是:

  1. 他们是极好的催眠对象

  2. 孩提时代他们大部分时间生活在制造信仰的环境中

  3. 孩提时代就相信神话故事

  4. 孩提时代具有想象的伴侣

  5. 儿童时期他们就学会了怎样隐秘地幻想

  6. 在成年的时候也花费大量的时间进行幻想

  7. 他们不与别人共享他们的幻想生活

  8. 他们声称自己是通灵的,能够报告神的指示和预知很多事情

  9. 他们比正常的人报告的灵魂出壳的经历要多

  10.他们相信自己有治疗的能力

  11.他们报告过幽灵出现

  12.他们经常有入睡前和清醒前的梦境

  13.他们是正常的、具有社会意识的、健康的个体

  14.经历一些生动的、现实中的梦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文本摘自《不存在的编造故事》

  作者:罗伯特·贝克  乔·尼科尔

  郑念 编译

编辑:暄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