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揭秘

运气,是与生俱来的?
作者:Richard Wiseman    来源:中国科学探索中心   日期:2017-02-21
打印

  一项进行了10年的关于运气本质的科学研究表明,在很大程度上,好运气和坏运气是由人们自己创造的。这项研究结果还表明,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增加幸运的次数是可能的。

  巴尼特·赫兹伯格·Jr.(Barnett Helzberg Jr.)是一位幸运的人。到1994年,他已经建起了很成功的珠宝连锁店,年收入为3亿美元。一天,他正步行通过纽约的(PLAZA HOTEL)广场饭店,突然听到一位妇女喊他身边的一个人:“巴菲特先生!”

  赫兹伯格想知道那个人是否就是沃伦·巴菲特——美国最成功的投资商。赫兹伯格从未见过巴菲特,但读过巴菲特关于购买公司的金融标准。赫兹伯格年近60,正想卖掉公司,并意识到他的公司正是巴菲特所感兴趣的。于是,赫兹伯格抓住这个机会,向那个陌生人走去,并进行自我介绍。赫兹伯格十分幸运,因为这个人就是巴菲特,而且正是这个偶遇的机会,使得巴菲特一年后同意买下赫兹伯格的连锁店。而所有这一切的发生,只是因为赫兹伯格碰巧走过纽约的某个街角,并听到一个妇女叫喊巴菲特的名字。

  赫兹伯格的故事说明了运气在商业运做中的效用,但好运气也会在我们生活中各个方面发挥重要的作用。斯坦福大学的生理学家阿尔佛雷德·班德拉(Alfred Bandura)讨论了偶遇和运气对个人生活的影响。班德拉注意到了这种偶遇的常发性和重要性,他写到:“生活中的一些最重要的决定因素常常发生在周围最微不足道的地方”。他举了一些生动的例子来支持这一论述,其中之一是关于他自己的生活体验。当他还是研究生的时候,他变的讨厌那些指定的阅读材料,而决定去拜访当地的高尔夫俱乐部的一位朋友。碰巧的很,班德拉和他的朋友发现他们落在两个极具吸引力的女选手之后,并加入进去组合成一个四人队。比赛以后,班德拉安排了一个场面,与其中的一位妇女再次“偶遇”,结果他们两个最终结婚了。一次高尔夫比赛的偶然机会,改变了他的一生。

  简言之,幸运的事件可以戏剧性地改变我们的生活。运气具有一种力量,可以把不可能的事情转变为可能,可以产生幸福与绝望、奖赏与破产、生与死的巨大差别。

  迷信的力量

  ——当人们认为运气是一种奇怪的力量,只能通过某种神秘的仪式和异乎寻常的行为来加以控制时,就产生了迷信。

  数个世纪以来,人们一直在寻找增加生活中的好运的有效方法。在有记录的人类真实的文明历史中,关于能够带来运气的符咒、护身符、辟邪物随处可见。敲木头成为某些异教徒的仪式,以引出慈祥和法力无边的树神并求得帮助。十三被认为是不吉利的数字,因为在耶酥基督的最后晚餐上有13个人。当一个梯子靠墙搭放时,形成一个自然的三角形,通常被看作是三位一体(圣父、圣子、圣灵)的象征,如果从梯子底下走过,就会打破这种三位一体而带来厄运。

  许多这样的信仰和行为仍然伴随着我们。1996年,盖洛普组织(Gallup Organization)在调查中询问1000个美国人是否迷信,53%的人回答,他们至少有点迷信;而25%的人承认他们有些或者很迷信。另一项调查揭示,72%的公众回答,他们拥有至少一张幸运符咒。迷信的信仰和行为被一代一代地传延,我们的父母告诉我们这些迷信的东西,而我们也将把它传给我们的孩子。但是,为什么会这样?我坚信答案蕴藏于运气的神奇力量中。在整个的历史中,人们认识到,运气的好坏可以改变人的命运。几秒中的坏运气可能浪费掉多年的奋斗,而短暂的好运气也可能避免大量的艰苦工作。迷信的存在反映了人们试图控制和增加这种最难以捉摸的幸运因素,而迷信信仰和行为的持久性,反映了人们对于找到增加好运气的途径的渴望程度。简单地说,各种迷信被创造、延存下来,因为它们承诺能够给你一种最难以捉摸的圣物——增加好运气的方法。

  检验迷信

  迷信究竟起作用吗?一些研究者检验了这些古老信仰的有效性,并发现了他们所需要的东西。其中,我最欣赏的实验是,一个名叫马克·李文的高中生(纽约怀疑者之一)所做的很奇妙的研究。在某些国家,当一只黑猫穿过你所走的道路时,被认为幸运;而另一些国家则被认为不幸。李文想知道,当一只黑猫穿过道路时,人们的运气是否真的会改变。为此,他让两个人用简单的抛硬币方法来测试他们的运气,然后,让一只黑猫走过他们的路,并进行第二次的抛硬币测试。在这种“控制”的条件下,李文用一只白猫代替黑猫,重复同样的实验。在进行足够多次的抛硬币和猫过路的实验以后,李文得出结论,无论是黑猫还是白猫,都不会对参加测试者的运气产生任何影响。同样,怀疑者还“上演”了一系列的“剧目”,揭露了一些著名的迷信假象,诸如从梯子下走过和打碎镜子——所有未受严峻考验而留存下来的迷信传统。

  几年前,我决定对幸运符咒的作用进行检验,采取的方法是,对人们的生活、幸福和运气所产生的实际效果进行经验评估。我要求一组志愿者完成各种标准的问答,以测试他们对生活水平、幸福和运气的满意程度。接下来,要求他们带着幸运符并检验对他们的生活水平的影响效果。这种幸运符是从新时代中心买来的,被承诺可以增加好运、财富和幸福。几个星期以后,要求每个接受测试的人指出这种符咒对他们的生活所产生的效果。全面地看,这些符咒没有任何效果,包括对生活的满意、对幸福的感觉、或者对运气的感觉,少数参与者甚至觉得尤其地不幸运,而且实验结束后有种解脱的感觉,他们认为总算可以归还这个符咒了。

  幸运计划

  迷信不起作用,因为它基于一种过时且不正确的思想。它产生于这样一个时期,人们认为,运气是一种奇怪的力量,可以通过某种仪式和异乎寻常的行为来加以控制。

  10年以前,我决定对幸运的概念进行更加科学的调查。我觉得最好的方法是,考查为什么有的人持续走运,而另一些人很少走运甚至不走运。简单地说,为什么有些人过着一种令人陶醉、充满幸运和机遇的生活,而另一些人则遭遇一个接一个的灾难。

  我在国家级的报纸和杂志上做了一些广告,请一些认为他们特别幸运和特别不幸的人与我联系。几年后,400位“特殊”的男女自愿参加我的研究。最年轻的18岁,是个学生;最大的84岁,是个退休的会计师。他们来自各行各业——有商人、工厂工人、教师、家庭妇女、医生、秘书和售货员。他们全都非常友善,让我把他们的生活和思想放在“显微镜”下观察。

  杰西卡(Jessica),一位42岁的法律科学家,是典型的幸运儿之类。目前,她与一位在晚宴舞会上偶然碰到的男士保持长期的关系。实际上,好运气已经使她获得许多终身的抱负。正如她曾经对我说过的:“我有自己梦寐以求的工作,两个优秀的孩子,和自己心爱的男人。真是难以置信,当我回顾我的生活时,我意识到自己几乎在每个方面都很幸运。”

  相反,不幸的人却没有这么幸运。帕特丽夏(Patricia),27岁,却经历了许多影响终身的坏运气。几年以前,她开始做一家航空公司的机舱乘务员工作,很快就获得了祸根和坏兆头的“美誉”。头一次飞行就导致了飞机的意外延误,原因是一部分乘客喝醉了并骂人闹事。她的第二次飞行碰上了雷电天气,而几星期以后的第三次飞行,却不得不紧急迫降。帕特丽夏同时还被认为,她的坏运气会传染给别的人,所以与她一起的人都没有好运,只要她祝愿别人好运,别人准会倒霉。这已经被证明多次了,有的人因此误了重要的会面和考试。在爱情上她也很不幸,总是从一个破裂到另一个失恋。帕特丽夏似乎从没有过任何幸运的时候,总是在错误的时间处于错误的地点。

  多年来我不断与这些自愿者面谈,询问他们的日常生活、私人问题,并进行智力测试,邀请他们到我的实验室进行实验。结果发现,运气不是一种神奇的能力,或者不是一种随机的机遇;也不是人们生来就幸运或不幸。相反,虽然幸运或不幸的人们没有意识到自己为什么幸运或不幸的真正原因,实际上,他们的幸运或不幸隐藏在他们的思想和行为当中。

  我的研究揭示了,幸运的人通过四条基本原则产生好的运气。他们善于创造并抓住机遇,通过直觉作出幸运的决策,通过实际的预期实现自己的抱负,采取心情愉快的态度使坏运气转变为好运气。

1

  偶然机遇

  以偶然的机遇为例,幸运的人能够不断遇到这样的机会,而不幸运的人却遇不到。我进行了一个简单的实验,以揭示这种现象是否由于发现机会的能力差别所致。我给幸运者和不幸运者一份报纸,并让他们查看一下有多少张照片,然后告诉我。平均地,不走运的人花了2分钟去数照片,而幸运的人只花了几秒钟。为什么?因为报纸的第二页上有这样一条信息:“不要数了——这张报纸总共有43张照片”。这条信息几乎占了半个版,并用了2英寸大的字号,它正睁大眼睛看着大家,但幸运的人倾向去发现它,而不走运的人倾向漏过它。有趣的很,我还用另一条几乎占了报纸半版的信息提醒道:“别数了,告诉实验者你已经看到这条信息并赢得250美元。”同样,不走运的人又错过了,因为他们过于忙着找照片了。

  个人测试表明,不走运的人一般比幸运的人紧张和焦虑。研究还表明,焦虑影响一个人发现非预期的东西的能力。在一个实验中,要求人们观察计算机屏幕中心的一些大点,但事先不通知他们,这些点却间断地闪现在屏幕的边缘。几乎所有的参与实验者都发现了这些大点。然后换一组人做实验,在这组中对准确观察中心点的人提供大奖。这一次,人们更多地担心奖励的情况。他们非常关注中心点,结果有三分之一的人没有发现大点的出现。他们看得越艰苦,看到的反而越少。因此,不管是幸运的人还是不幸运的人,他们失去机会是因为他们太关注别的东西。这就象他们去舞会上寻找自己认为完美的派对,却反而失去交到好朋友的机会。他们满报纸的寻找某种工作的广告,结果却失去了其它类型的工作。幸运的人显得更加放松和开放,于是,看到原本在那里的东西,而不仅仅是要寻找的东西。

  这只是关于偶然机遇的部分故事,参与者中的许多幸运的人都有相当长的故事,介绍他们生活的变化和改变。一个幸运的参与者介绍说,在做出重要的决定之前,他将不断改变日常工作;另一个人则叙述了一种特殊的技巧,强迫自己去见各种各样的不同的人。他声称,无论什么时候参加舞会,他总是与同类型的人说话,为了改变这种习惯,使生活更加有趣,他在参加聚会前想好一种颜色,于是,在聚会上选择穿这种服装的人谈话,在某些聚会上他只选择穿红衣服的妇女说话,在另一些聚会上他只选择穿黑衣服的男士说话。

  虽然这种行为方式很少见,在特定的环境下,却能增加人们生活中偶然机会的数量。我们想象一下,假如你生活在一个大苹果园的中心,每天你必须到园里采摘一大蓝子苹果,开始几次,无论你到园子的哪个地方都没有关系,因为园子里到处都是苹果,无论你到什么地方,都能采到苹果;但是,时间一长,你会发现,在你曾经到过的地方,越来越难以采到苹果了。而且,同一个地方,你到过的次数越多,就越难以找到苹果。但是,如果你总是到一个你没有到过的地方,或者甚至随机决定要去哪里,那么,找到苹果的机会就会急剧增加,而运气并没有改变。在人们的生活中,很容易用尽机会:总是用相同的方法对相同的人谈话;上下班采取相同的路线;到同一个地方休假。但是,新的甚至是随意的经历都会带来潜在的新的机会。

  处理坏运气

  但是,幸运的生活不仅仅是创造和发现偶然的机会,另一条重要的原则是关于幸运和不幸运的人处理生活中的坏运气的方法。假设,你被选中代表国家去参加奥运会,在竞争中,你通过努力获得铜牌。你认为你会感到十分高兴?我猜想,大多数人都会十分高兴,为取得的成就而自豪。再假设,让时钟倒转,重新参加奥运会,这次你做得更好,获得银牌。你的感觉又怎样呢?也许,我们大多数人都会认为,获得银牌会比获得铜牌更高兴。这不奇怪,毕竟奖牌反映了比赛的成绩,而银牌代表的成绩比铜牌好。

  但研究却表明,获得铜牌的运动员实际上比获得银牌的运动员更加高兴,更觉得幸福。其中的原因与运动员对自己的表现的想法有关。获得银牌的运动员其想法主要集中在,要是我表现稍微好点,就能拿到金牌;相反,铜牌获得者的想法主要集中在,要是我表现稍微差一点,就没有奖牌了。心理学家只是根据我们的能力来想象可能发生什么,而不是实际发生什么,事与愿违的事经常发生。

  我想知道,幸运的人是否会用反向思维,来减轻他们生活经历中所遇到的坏运气对他们的情绪的影响。于是,我决定把幸运和不幸运的人置于同样的坏运气的情景下,并观察他们的反应。我让他们想象自己在银行中接受服务,突然,一群歹徒闯进来,并开枪射击,子弹打中了他们的胳膊。我问他们这种事情是幸运还是不幸?不幸运的人会认为,这是他们的极度不幸,而且,正当强盗抢劫时他们在银行中,运气更是坏透了。相反,幸运的人看待这种场景则认为自己幸运,并时时评论道,否则事情会更糟。正如其中的一位幸运者评论道:“很走运,因为子弹没有射中头部,——而且,可以把这个故事卖给报纸,得到一些钱。”

  运气好和运气坏的人对事物的看法具有很大的不同。运气好的人倾向于同时想象,如果他们遇到更坏的运气,结果将会更坏,而这样做,他们自己感觉很好,愉快地生活着。这样做,反过来会保持他们对未来生活的较高的预期,增加他们继续过着幸运生活的可能性。

2

  积极的怀疑者

  通过10年的研究,我的工作已经揭示了找到好运气的根本方法,以及运气在我们生活中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它说明,我们所遇到的许多好运气和坏运气,都是我们自己的思想和行为导致的结果。更重要地,它提供了一种改变的潜力,而且已经产生了神奇的效果——一种增加人们日常生活中幸运经历的方法。

  这个工作同时也说明,怀疑者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可以发挥积极的作用。这项研究不是简单地揭露迷信思想和行为,而是鼓励人们破除神秘的思维方式,树立更加理性的运气观念。也许最重要的是,运用科学和怀疑精神提高人们生活中的幸运、幸福和成功的程度。

  作者简介:Richard Wiseman是赫特福得舍大学(University of Hertfordshire)的心理学家,是CSICOP的研究员。本文集其新著《幸运要素》(The Luck Factor)之精华,该书由Talk Books 于2003年4月出版。中国科普研究所研究员郑念编译。

编辑:暄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