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迷反伪 / 反对伪科学

你相信“心灵感应”吗?其实这是伪科学
日期:2017-05-24
打印

  心灵超自然现象至今未得到证实

  “心灵学”打着心理的幌子误导社会

  你相信心灵感应吗?还有遥距观测、心灵致动、濒死体验……尽管今天心理科学早已将这些西洋镜拆穿,但不少人仍以为那些东西也是心理学。而近年来社会上各类“心灵修炼”的培训与书籍大行其道,“灵修”“内观”“禅修”“催眠”“身心灵”“心灵成长”等层出不穷,令不少追求心理健康和人格完善的人们趋之若鹜。然而,其中大部分内容属于”心灵学”的范畴,个别流派与传销甚至和邪教存在联系。北京大学医学心理学教研室主任洪炜教授称:“现在社会上的“心灵学’与我们研究的心理学完全是两码事。”更有专家认为,”心灵学”的各种活动容易让人走火入魔,热衷于各种“心灵修炼”的人们要高度警惕。

  “心灵学”研究最终被科学唾弃

  “心灵学”的英文是parapsychology,是心理学psychology前多了para,意思是“与心理学平行”的一门学科,又译作“超心理学”“灵学”,指的是一种对某些“心灵能力”和“精神现象”的存在及其机制进行研究的玄学,研究内容包括心灵感应、遥距观测、心灵致动、濒死体验等主流科学未予承认的“现象”。

  对于心灵的研究自古有之,在人类进入科学的时代以后,不少学者希望能用科学的方法验证其存在,甚至希望把心灵的超自然能力用于军事、情报、医疗等领域。在上世纪70年代的美国,“心灵学”的研究达到一个高峰,“美国心灵学会”等大大小小的组织非常活跃,而在一些东欧国家,各种心灵致动学(psychotronics)研究也大行其道。

  “心灵学”家们声称,“心灵学”是一门新的“科学”,他们通过大量实验“证实”了一些“心灵能力”的存在。但绝大多数科学家认为那些诡异的“现象”很难让人信服,而“心灵学”研究质量很糟糕,包括实验方法存在缺陷,包括很多数据造假、研究人员认知偏差,因此得不出确切的结论。例如,美国“心灵学大师”莱因通过实验发现很多“心灵现象”是存在的,但很快被人踢爆:实验的被试者存在作弊行为。在杜绝作弊之后重新实验,莱因再也得不出“心灵现象”了。而且,心灵学家们太希望那些超自然的“心灵现象”是真的,以至于故意忽略了很多说明它们不存在的客观事实。

  于是,备受质疑的“心灵学”的研究越来越不被主流科学界认可,被科学家们斥之为伪科学。上世纪80年代以后,“心灵学”在美国开始逐渐衰落,原来在各个大学里的“心灵学”实验室纷纷关门大吉,最引人注目的是致力于心灵感应、心灵致动等的普林斯顿大学“异常工程实验研究所”在成立28年之后于2007年正式关闭,美国物理学家罗伯特·L·帕克评论道,这让学术界和普林斯顿大学颜面无光。1988年,美国国家科学院发表了一个结论性的报告称:“经过了130年对“心灵学”现象的研究,没有科学的证据能证实其存在。”2008年,有研究用先进的功能核磁共振(fMRI)进行检测,也没有发现“心灵超能力”的存在。

  各种心灵“特异功能”都站不住脚

  心灵感应

  指的是两个人之间不用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这五种传统感觉,而用“第六感”来传递思维和感觉的信息。为了证明心灵感应的存在,心灵学家们设计了一类“超感官知觉全域试验”:让甲观看图片,然后甲只许用自己的心灵来将看到的东西发送给乙;乙的眼睛罩上遮挡物,耳朵戴上放着单调声音的耳机,确保不会用传统感觉来知道甲的信息,然后按照自己刚才想到的东西来做图片四选一,看看能不能选中甲看到的那张——结果乙的选中率仅比随机瞎蒙高一点点,而那一点点还是实验方法缺陷造成的。还有的实验让甲通过闭路电视看乙的现场直播,同时监控乙的神经活动有没有受到影响,等等。这些研究至今仍然证实不了心灵感应的存在,也说不清楚其机制。

1

“超感官知觉全域试验”(Ganzfeld experiment)进行了几十年,至今仍未能证实心灵感应存在

  遥距观测

  又称“千里眼”“天眼通”,指的是收集遥远处物体、地方、人等的信息。例如,有的试验弄来一百多张照片,然后从中随机拿出一张放到很远的地方,然后让事先不知道的人在看不到照片的前提下描述进行。心灵学家认为,超自然的信息传递方式是存在的,被试者会倾向于猜对照片,然而这样的试验做了数百个,至今仍未得出能被科学认可的结论。很多遥距观测试验就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发起的“星门计划”的内容,他们想利用人体特异功能来实施间谍活动,但整个计划在1995年以失败告终,成为伪科学笑柄。

  心灵致动

  心想就能事成?这是美国“心灵学”畅销书《秘密》里头宣称的;过去也出现过不少通过心灵“念力”把勺子弄弯的“异能人士”——这就是心灵致动。自动化实验设备如电脑等使得思维与物质互动的实验成为可能,“心灵学”家利用电磁辐射噪音信号产生随机的数字,然后让人用心灵“念力”去施加影响,简单地说就是用心思去试图改变抛硬币出现正面或反面的概率。尽管“心灵学”家们得出了心灵是有“一点点”作用的,但很快被人发现,那是他们太希望得出想要的结果而产生的误差而已。

  濒死体验

  指的是一些几乎死掉的人,甚至是按照临床死亡标准已经“死”过一回的人,活过来后回忆的体验,典型内容是:感到自己已经死了,灵魂离开了自己的身体,飘在身体的上方,能看见周围的东西,向上飘进一条狭窄的通道,遇见已经过世的亲属或者其他鬼魂,看见一道光束或者一个发光体,最后灵魂不情愿地回归自己的身体。科学家发现,很多所谓“死过一回”的人其实经历的疾病并没严重到威胁生命的程度,而随着心脏复苏技术的发展,有濒死体验的人越来越多。心灵学家称,这是死后灵魂存在的证据,但大多数科学家认为,这些只不过是幻觉而已,与严重病变时大脑缺血有关。美国新墨西哥州大学的研究发现,濒死体验与大脑松果体分泌二甲色胺有关。

  前世轮回

  美国维珍尼亚大学精神病学家伊凡·斯蒂芬森调查了2500多个宣称“前世”记忆的孩子,又去调查孩子所说“前世”死者的熟人,发现有些死者的致命伤处能对应上孩子身体上的胎记或先天缺陷,于是认为“轮回”是有可能的,但他拿不出更充分的证据。其他类似研究也是如此,不能让人信服。目前科学界认为前世之说是伪科学。

  “心灵修炼”暗藏传销与邪术

  很多都市白领热衷于参加各种各样的“心灵修炼”,以之作为小资的生活情调。作家黄佟佟称,很多“身心灵”训练营在2008年的均价在3000元/三天或更高。到了2010年,它们的价格已经涨至每天1万-1.5万元。广州一个富家女就花了数万元远赴印度参加一个密林中举行的“禅修班”,据说在五天五夜的冥想中,她终于“和宇宙意念接上了轨”,回来以后她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从满身名牌到布衣粗服,人似乎“平和清爽了很多”。这些感觉在回到滚滚红尘之后又消失了,白领们渴望重新体味,于是慢慢对昂贵的“心灵培训”上瘾。

  2010年9月27日,深圳腾讯公司副总裁郭凯天与一家“致力于个人心灵成长”的培训机构若纳生的负责人发生肢体冲突,起因是他发现妻子常斌在若纳生接受的课程中,有相当多关于印度“奥修”和“谭催”的内容——奥修是被多个国家禁止的邪教,教主在美国因谋财害命、私藏军火、制造并扩散毒品等罪行而被驱逐出境;谭催是一种“男女双修”的性爱术,也是奥修的主要静修方式,涉嫌聚众淫+乱。事件中,郭凯天称妻子受到了精神伤害,而若纳生负责人王珍妮称受到殴打,引来大量网友围观。有网友称,参加完这类培训回来的人都进入了传销状态,导致夫妻不和及家庭破裂。随后,若纳生开展心理咨询与培训的从业资格也受到了媒体和心理专家的质疑。

2

有细心网友在若纳生官网上发现,其首席的讲师是美国人Norman Katz(诺门·凯兹),介绍中称“Norman有24年巫术执业经验”。(网站截图)

  以张德芬、胡因梦等为代表的“身心灵”人士在社会上掀起一阵热潮,风头不亚于几年前的“成功学”,其著作成为大量时尚女性读者的“精神食粮”。据查证,张德芬的简介中称她是“印度大师奥修学派”的学员,其博客“德芬de内在空间”常常推荐奥修著作《秘密》《水知道答案》等备受学术界质疑或涉嫌伪科学的书籍,以及谭催等存在争议的课程。胡因梦自称“拥有灵媒般的特殊体质”,其著作与译作中不乏占星学、灵修、业力等超自然内容。

  专家:“心理邪教”误导老百姓

  广州市脑科医院心理科主任徐文军称,“心灵学”的研究者大多不是科学人士,在过去强调唯物主义教育的时代,这些唯心的思想是无法立足的。现在社会文化越来越包容,很多“心灵学”的流派从台湾经香港再传入大陆,逐渐流行。心灵学者打着心理学的旗号在社会上忽悠,宣扬的内容一个比一个唯心,越来越离谱,最终会误导群众,确实是一种“心理邪教”。

  徐文军举例说,有些心灵学者声称心是一个能量场,能发出“心理能量”,你若诅咒别人,发出去的“心理能量”反击回来会伤及自身;有的催眠训练宣称可以开发潜意识,甚至能让你看到自己前世是怎么死的,实质上是在催眠过程中施加了强烈的暗示,让你自行创造出“前世”的内容;德国神父海宁格的“家庭系统排列”等所谓心理治疗方法也是很唯心的东西。

  科学素质缺失让玄学“上位”

  一些受过高等教育的所谓“心理专家”,在网站上称很讨厌统计和研究,逐步放弃了科学主义和唯物主义,转向了心灵主义和玄学。“专家”也如此,普通人又怎能看得清?怪不得有违科学的“心灵学”竟然在国内有大量的信众。

  心灵学家批评科学不够浪漫,不人性化。例如,不少人称科学心理学的研究是“老鼠心理学”,即不满那些拿小白鼠做走迷宫的认知实验、神经科学实验的科学。诚然,科学不能解决人类所有的问题,例如在科学前沿领域的肿瘤治疗、太空探索等,但在我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坚持科学的态度与思考方式,仍然是最可靠的。心理学绝非唯心的学问,早期发展过程中缺乏实证的弗洛伊德等精神分析学派早已淡出主流,目前认知、神经科学正在功能性核磁共振成像等现代化技术的辅助下稳步前进,对人类心理运行的机制与规律研究得越来越清楚,这都不是心灵学家简单几句“科学有局限”可以抹杀的。

  反观很多心灵学家声称超自然的事情“科学无法解释”,只不过是他们给科学吃的一只“死猫”:本来就不存在的心灵感应,科学从何解释呢?按照法律上“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心灵学家们得证实自己提出的“心灵现象”吧。实际上,科学并非无法解释“心灵现象”。在一百多年来的科学—反科学的斗法中,科学家早已发现各种统计误差、研究偏倚、逻辑错误、学术造假等,而这些是在“心灵学”研究中屡见不鲜的。

  用科学实验的手段试图证明“心灵现象”存在的心灵学家在研究精神上是可嘉的,起码他们长年累月想拿出证据,最后恰恰是他们的“阴性结果”充分说明心灵感应等“心灵现象”并不存在。然而,更多的“心灵大师”是完全不做研究的,他们“一切从心出发”,空想出一套套理论,结合一些医学与心理学的规律,在糅合传销洗脑的伎俩,在社会上到处忽悠获取暴利,其中最极端的成了邪教,例如印度奥修。在生活中,打个喷嚏说句“有人想你”自不用较真,但有人用心灵感应之类来做心理治疗就要警惕了——科学才是更可信的。

  人们轻易相信“怪力乱神”

  我们很容易相信别人,愿意相信玄妙的东西,却缺乏怀疑的精神,是“心灵学”泛滥的重要原因。在不少心灵学家讲述的“真实案例”中,会有这类故事:某人做了一个梦,然后在现实中就应验了什么事情,说明灵异现象是存在的——他说的故事,你亲眼见过吗?你这就信了?虽说眼见不一定为实,但亲眼看到的总比听别人说的强上百倍,而很多人连看都没看到,就信以为真了。其实,对于这些灵异的事情,只要你去调查一下,多问两句,总是能发现穿帮的地方。

  具备科学素质的人,例如真正的专家,对于“心灵学”嗤之以鼻,因为他们会从物理学、统计学等角度进行考量,很容易识穿谬论。我毕业于北京大学医学和心理学专业,算是具备了基本的科学素质,而在具体某个专业领域,我也可能是个外行,但通过调查采访和查阅资料的方法,这些年来拆穿了达芬奇睡眠法、碱性离子水等虚假谬论,现在又弄清了“心灵学”背后的真相。那么,对于大多数既不是搞科研,也没有精力调查的普通人,该如何看清“心灵学”等种种“怪力乱神”?

  我想,可以借用我从一本天文学英文教材上看到的“奥卡姆剃刀”:如无必要,勿增实体。这个哲学工具大概是讲,我们应该接受比较简单合理的解释,而不要相信故弄玄虚的东西。

  美国主流的天文学家认为UFO是不存在的,可以用奥卡姆剃刀剃掉——对此,我有亲身经历:多年前我有一次夜里走过广州的东晓路,忽然看见夜幕中出现一个暗红色的圆盘状物体,正在朝海印桥方向缓缓地飞去——UFO?飞碟?如果我迫不及待地打电话给《广州日报》报料,称发生了与外星人的“第一类接触”,可能我以后都相信UFO这些玄幻的东西。但我就是不信邪,静静地留在原地继续观察。果然,“飞碟”又缓缓地飞回来了——这次我看清楚了,原来是一个建筑工地起重吊机钢臂上的一盏灯及其圆形灯罩,在夜幕中特别像一只飞碟。对于“心灵学”等奇奇怪怪的事情,我们应想想“实际上可能是什么常见的事情”,就不至于见到天上有点光就是UFO,被“大师”忽悠几句就以为有心灵感应。

本文转载自“博科园”微信公众号

编辑:暄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