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迷反伪 / 反对伪科学

哪些人最恨司马南
作者:严实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日期:2016-07-01
打印

  隔空能治病,这样的神话你信吗?现在的人们当然不会信了,因为这些骗术早已被揭穿。但是,在八十年代中国“气功热”鼎盛时期,不要说民众很相信,就连一些职能部门和科学界,都似乎半信半疑。例如,1986年“中国人体科学研究会”成立,张震寰将军任理事长,钱学森教授任名誉理事长,1988年成立的世界医学气功学会,由卫生部崔月犁部长任会长。北京一所著名大学两位研究者还做了气功影响分子结构的实验。在那个年代,谁敢对“气功”和“特异功能”说不,一定是自讨没趣。可偏偏就有司马南等一批反伪科学学者,敢于挑战,敢于力证真伪。几遭诬陷、遭报复,被拘禁、被打,司马南等反邪斗士,十几年奔走呼号痛陈伪科学之弊,呼唤科学文明,终于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司马南通过现场表演“特异功能”等形式,揭穿了无数“大师”们的骗术,在民众的心中,他是无可替代的堂吉诃德式的英雄。不过,也因此有人对其恨之入骨。哪些人最恨司马南?

一、 “主佛”李洪志。司马南与李洪志的较量始于1995年,李洪志在一次带功报告中说“北京有个司马南你们知道吗?那个司马南骂了许多大师,就是不敢骂我,为什么呢?因为我遥距给他装了一个法轮,只不过这个法轮是逆转的”,“今年,司马南就得双目失明,明年,他要被汽车碾去双腿……”司马南非但没有惧怕,反而针锋相对。1998年5月11日在中国科技会堂宣布奖励特异功能人,设奖金100万元。1999年11月18日又在中国科技会堂的新闻发布会上将奖金提高到壹千万元人民币。时隔多年了,千万巨奖悬赏无人揭榜,而李洪志的诅咒也没有灵验,谁是谁非,不言自明。自称“宇宙主佛”的李洪志败在凡人司马南手里,能不痛恨?更令李洪志“痛恨”的是,司马南不仅著书立说反伪科学,而且,在很多公众场合大批特批法轮功。他用无数的事实和证据,证明法轮功绝对不可信,警醒了太多的民众,甚至包括法轮功信徒。

二、 “神医”胡万林。1995年起,中国陡然间出现了一个“盖世华佗”,据说医术如神,包治百病,什么癌症、肝炎、高血压、阳痿诸病,一应手到病除。可搜遍媒介的相关资料,怎么也没有看到胡万林学过医的经历,倒是其“劣迹”不少:1974年因反革命罪被判15年有期徒刑,1982年因故意杀人罪被判无期徒刑,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223团哈木胡提监狱服刑。2000年9月30日,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而非法行医,为人治病,在诊断中造成多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非法行医罪,且犯罪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社会影响极坏”为由,一审以非法行医罪判处胡万林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处罚金15万元。

  胡万林是不是“神医”,几乎无需考证,看看他的履历便知。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不难被人识破的“神医”,竟然还有人谀附。1997年底,某著名作家柯云路推出“力作”《发现黄帝内经》。该书的上部“发现当代华佗”详细介绍了“神医”胡万林。《发现黄帝内经》一时“感动”了成千上万读者,掀起了新一轮造神运动。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记者樊馨蔓也曾撰文对其大加渲染。就在有朋友劝她:“因为人们也许会因为对胡万林行医治病的做法抱以迷信、骗人的看法”不要参与讨论时,樊馨蔓呼吁:“是否可以在坐下休息的时候观看一下我们的内心,看一看始终被我们忽略和否认的另一个世界?”并且对其高度评价:“就我个人的调查和采访结果,胡万林不神秘,他不是神,也不是仙,而且,如果仅仅把他当作是一个治病救命的神医,那是冤枉他,委屈他了,他是属于未来的新一代人类科学工作者,是一个磊落的、实事求是的、了不起的人!”可后来的事实是,2013年10月21日中午,于新安县龙潭大峡谷云成宾馆,胡万林重操旧业,再发命案。22岁大学生云旭阳饮用有胡万林开出的芒硝类“药物”之后死亡。2014年11月19日,河南省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胡万林等人非法行医案依法公开宣判,以非法行医罪判处被告人胡万林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

  为了揭露胡万林非法行医草菅人命的真面目,司马南和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的两位同志,曾实地采访“神医”胡万林。不过,作为“神功大师”们的天敌,司马南的到来让胡万林很恐慌。在采访现场, 女人突然高叫:“哎呀!你是司马南,我认识你!”“司马南来啦!”女人向四周游动的人又呼又喊,又跑到各房子里面通报。随后,司马南被“神医”请进大师办公室一顿暴打。如果胡万林真的是“神医”,真的能包治百病,完全可以敞开大门欢迎司马南等反伪学者“挑刺”,如此的过激行为,只能说明“神医”底气不足,内心有鬼。胡万林能不恨司马南?

三、 “妖道”李一。身怀“驾驭220伏电”的绝技,能利用电流断症、治癌,李一在网络上红极一时,成为新一任“养生达人”被很多明星捧为“仙道”。而司马南却称之为“妖道”。司马南认为,李一是披着宗教人士“马甲”的骗子。2010年8月9日,在答《北京科技报》记者问时,司马南向李一下挑战书,诚邀李一“仙莅”北京某水族馆,展示其“胎息大法”。当然,假“神功”大师李一是不可能赴约的。如果不是方舟子、司马南等反伪学者极力戳穿李一的骗术,说不定他还在继续推广自己的虚假养生决。

  在各方的压力下,官司缠身的李一,终于辞去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等职务,褪去了耀眼的“马甲”,一代“宗师”李一的神话,最终黯然落幕。李一能不恨司马南?

四、 大师王林。网络上曾有人发帖说,王林的特异功能毋庸置疑,非一般“江湖术士”,声称司马南“摊上大事”。针对司马南在媒体上对其骗术的戳穿,王林曾回应说:“用气功隔几十米都能戳死你”。最终,司马南没有被戳死,倒是“大师”王林落网了。在司马南的眼中,或许王林的“神功”是最没有技术含量的。司马南曾说:“在20多年前,我就揭穿过很多神功大师,那个时候他们能耐比王林要大得多,那些人在当时社会上所掀起的波浪,也比王林大得多。”只是,他承认王林“了不起”的地方是,“在一波又一波的大师夭折,或是散落,或是被捕入狱的时候,王林大师却能逃过一劫又一劫,存留下来。”“大师”王林本来换的“风生水起”,利用其“空盆来蛇”等“魔术”赚了个盆满钵满,遇上司马南等极力揭穿了其真面目,能不恨得咬牙切齿?

  当然,痛恨司马南的“神功大师”远远不止这些人。经过十多年的修习,司马南先后掌握了包括吞火、抖药片、意念弯勺、思维传感、头顶开转、隔山打牛、汽车过身等“绝技”,向世人展示江湖上秘不示人的“特异功能”的虚假。司马南等反伪学者的胜利,不单纯是其个人的胜利,而是反伪科学的胜利。

编辑:暄暄

分享到:
  • 版权与免责声明 | 征稿要求
  • 中国反邪教协会主办 ©2016.
  • 技术支持:北京市科协信息中心  网站投稿邮箱:cnfanxiejiao@163.com
  • 京ICP备08010162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83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