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邪教对家庭影响的“三宗罪”
作者:杨志辉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日期:2017-04-13
打印

  邪教,往往披着“宗教”的外衣或利用类似于“宗教”的名词学说,来欺骗那些善良、愚昧的人民群众,不但给人民群众个人的身体健康、名誉清白带来不良的影响,而且给家庭也带来众多的危害,因此成为社会的“毒瘤”,成为世界各国防范、打击的对象。今天,我们就来扒扒邪教对家庭影响的“三宗罪”,将邪教组织带给家庭的血泪控诉昭告天下。

  第一宗罪:巧取钱财,邪教骗你没商量

  邪教教主创立邪教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为了骗取钱财。试想,如果真的他们可以手眼通天的话还需要这些普通教员的钱用来做什么?只有看清了这个本质,我们才能从根本上识别出邪教骗钱的手段。

  邪教为骗钱,常常利用一些人生活上的困难,伪装好人,施以小恩小惠,用这种“雪中送炭”来赢得人们的好感,进而引诱人们上当,拉人入教,等入教后就下不了贼船了。比如,邪教组织门徒会就打着“济世、救人、行善”的幌子,来收买人心;有的门徒会信徒还假扮成“义工”,到福利院帮助老年人,诱骗福利院老人入教;全能神教,为发展信徒,对被引诱对象是好吃、好喝、好招待,用假温暖来诱骗人上当;法轮功,其信徒利用春节前家家户户都要买年历的机会,直接以送年历为名,向群众派送印有法轮功内容的年历来拉人。当将群众发展成为他们的“信徒”之后,他们就采取无所不用其极的办法来巧取豪夺:有的直接要求成员将收入的一部分上交或将所有财产奉献给教主,宣扬“奉献”越多,得到的“平安”、“恩典”越多;有的通过开办各种“学习班”收取高昂学费,或通过向成员推销他们编造的图书、音像制品等获取高额利润;有的则以欺骗、恐吓等方式,向成员销售分文不值的“圣水”、“圣物”,吹嘘能够“治百病”、“保平安”、“上层次”。

  据有关资料显示:“从1995年开始不到10年时间,"三班仆人派"从信徒那里收取奉献款3000多万元;2014年7月至9月间,"血水圣灵"台湾总部从大陆一教徒六张银行卡中取走奉献款200多万元人民币;1992年至1999年底,以李洪志名义印发的法轮功书籍有1057万册,音像制品500万盒、图片等129万张,总销售额161亿元,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非法获利4100万余元。2015年,在法轮功网站上,李洪志全套"讲法"书售价高达475美元。一套李洪志大连讲法音像制品(光碟+录音)售价158美元。”这些邪教头子通过传播邪教聚敛了大量财富,购买了汽车、豪宅,过上了穷奢极欲的生活,与之相对应的,则是广大信徒的贫困潦倒。

  第二宗罪:荼毒生命,邪教引人误入歧途

  邪教冒充各类宗教,打着宗教的幌子,欺骗那些有宗教需求而又缺乏宗教知识的群众,诱使他们加入邪教。比如,李洪志的法轮功、吴泽衡的华藏宗门、释清海的观音法门等邪教都冒充的是佛教,他们剽窃歪曲佛教的一些理论、概念、术语,为己所用,骗人钱财;赵维山的全能神、华雪和的灵灵教、季三保的门徒会等邪教则冒充的是基督教,他们或自称是“神的儿子”,或妄言自己是“耶稣的大仆人”,引诱人们崇拜,骗取人们钱财。这些不切合实际的花言巧语,让很多信教群众对其“教义”信奉不易,甚至抛弃科学的手段,来追求往生极乐,有的群众迷信所谓得病是“消业”或“信主可以免灾、祷告可以治病”,得了病不打针、不吃药,或是搞“驱鬼治病”,最后误了卿卿性命。

  邪教往往把宗教教义或科学知识盗用一部分、篡改一部分、扭曲一部分,拼凑成所谓的“教规教义”,并冠冕堂皇地印刷成册作为“经典”发给信徒,供信徒反复阅读学习。这些“经典”里既有传统宗教典籍里的只言片语,又不时蹦出一些生僻冷硬的科学术语或自造词句,还有一些荒诞无稽的事例,主要宣扬“世界末日论”、“人类灾难论”、“天国说”等歪理邪说,借地震、洪水、瘟疫等大灾难,声言“末世即将来临”或地球即将毁灭,制造恐慌心理和恐怖气氛,恐吓诱骗那些存在困惑的人们加入邪教,以寻求得救、升天或实现“圆满”。以法轮功为例,李洪志通过欺骗、暗示、造谣、恐吓等卑劣手段,大肆散布“末世论”、“消业论”、“宿命论”、“开天目”、“放弃对生命的执着”、“求圆满”、“上天国”等谬论,使许多练习者上当受骗,走火入魔,有些竟用自杀的方式寻找“转法轮”,结果丢掉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邪教往往以各种歪理邪说、谎言骗局、心理暗示等手法对成员进行“洗脑”和精神控制,通过他们鼓吹的 “不二法门”、死读他们的“经书”、信奉他们的“大师”,甚至对信徒发出“功力散了”、 “形神尽灭”等威胁恐吓来实现控制教徒的目的,这种控制往往在教徒生病了不能吃药、不能打针、不能手术等手段延误了信徒的最佳治疗时机,导致信徒一命呜呼,带给家人无尽的悲痛。

  第三宗罪:破坏家庭,邪教动摇社会基础

  邪教组织煸动成员抛弃家庭外出传播邪教或进行“弘法”、“护法”,鼓吹“传得越多,将来可以进天国”或是“上层次”、“求圆满”,许多深受邪教精神控制的成员因此入下“名、利、情”离家出走,给家人造成了巨大痛苦。有的受骗群众为了多得教主的“恩典”,节衣缩食甚至变卖粮食、房子交纳“奉献款”,弄得一贫如洗。有的邪教头子宣扬“只有与他在肉体上合为一体,才能除去身心的污秽”,致使许多女性成员被其奸淫,甚至抛弃家庭长期供其玩弄。

  通渭县四十多岁的农民张某得知信“全能神”“能治病”,于是疯狂地迷恋上了它,平时连庄稼也顾不上种。常年在外打工的丈夫得知妻子入了邪教组织就急急忙忙赶了回来,但是他的到来并没能阻止妻子,换来的反而是妻子对他的谩骂追打,丈夫不忍庄稼撂荒,留在了家里,但妻子的打骂却日益加剧,丈夫最终忍无可忍,选择了离家出走,而张某却在邪教的深渊里越陷越深,无心照顾家庭,导致两个孩子相继辍学,被迫外出打工。后来,张某出走从事非法传教活动,现在的“家”,只是大门上布满尘埃、院里长满杂草、房屋破旧不堪的空院子,一个好好的家就这样没落了……

  这些邪教的存在,扰乱了家庭正常生活,破坏了生产和工作秩序,让很多痴迷其中的群众有田不种、有工不做、有学不上,一些群众客观存在邪教迷惑变卖家产用于吃喝,坐等“世界末日”来临。这直接给以家庭为单位的社会以沉重打击,让这些家庭矛盾激化、妻离子散、分崩离析,从而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

  邪教的罪恶罄竹难书,邪教不除,国无宁日,民无宁日,希望这血与泪的控诉可以唤醒邪教的痴迷者们能迷途知返,早日走出陷阱,远离伤害!

编辑:Jackingsou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