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血水圣灵”邪教组织荼毒我国青少年人群的五种行为
作者:顾丞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日期:2017-03-10
打印

  近两年来,一些邪教组织和新兴异端逐步将魔爪伸向了我国的青少年群体,通过大学生、青少年对于新兴文化的渴求,将自己的歪理邪说包装成宗教知识灌输给他们,企求通过学生群体的行动能力逐步壮大邪教组织,谋求通过毒害我们的青年一代来达到他们的险恶目的。就在最近,我们接触到了一批“耶稣基督血水圣灵全备福音布道团”(简称“血水圣灵”)邪教组织的骨干成员,让我们震惊的是,这其中年龄最大的是1994年出生,年龄最小的地区负责人是1995年生,她们多年来被“血水圣灵”引诱、利用、荼毒乃至为该组织奉献的整个历程堪称令人触目惊心,发人深省。本文将以这几个案例为据,分析“血水圣灵”邪教组织一步步毒害我国青少年人群的惯用手段。

      一、 以家庭传教为名义,毒害信徒家中的孩童

  选择农村留守老人和小孩为对象--邪教人员冒充神职人员传教—通过“报应说”、“福报说”从小对孩子们实施一定的精神控制,这是“血水圣灵”从农村传教的惯用套路。

  “2005年,一名‘血水圣灵’邪教人员说自己是基督教的神职人员,来到我们村给村民传教。我们村子里的人全都沾亲带故,就像一个大家族,这个人选择老太爷的家作为传教地点,我们都听老太爷的话,所以爸妈就每周带我过去听他讲道。他说自己是受基督的使徒—左坤的派遣来到这里让我们摆脱贫苦,不收任何费用、不要任何好处,就只要求我们每周要来听他传道,而且要带上自家里的孩子们一起过来才可以,如果不听他的话就是对神的旨意不敬重,即使是在上学的时候也需要空出晚上的时间去听他讲道,刚开始我们都是觉得好奇,到后来慢慢就开始害怕神会惩罚我们,‘老爸(左坤)’是基督的使徒,尽管我当时还小,可是就明白了这一点,一定要听从“老爸”的话,我们的一切福报都是‘老爸’的馈赠。那个时候我大概11岁吧,村子里的好几个孩子都和我一起听那人讲道,我们这一批孩子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加入‘血水圣灵’的。”

  说这段话的是一位名叫徐某的女孩,她1994年出生,那一年她才11岁,在毫无分辨能力的情况下第一次接触了“血水圣灵”。而现在,她是“血水圣灵”邪教组织在四川地区的一线同工,负责这个组织在当地的财务使用、人员发展、活动组织。据她介绍,像这样到一些以宗族为关系的村子里去传教是她们最常用的方法,一来可以通过家族中的一些老人号召大家,二来现在很多父母外出打工,有不少儿童都留在了村子里,这些孩子很容易就因为好奇痴迷进去。这些年和徐玉一起活动的几个年轻人当初都是在10岁左右通过父母带着一起听讲道的方式误入了“血水圣灵”。

      二、 以帮扶打工为途径,替“血水圣灵”谋求财产

  帮忙找工作—给予一定甜头—以商养教非法敛财,这是“血水圣灵”通过利用青年人谋求财富的主要方法。

  李某,女,1995年出生,9岁加入“血水圣灵”邪教组织,小学毕业以后辍学,经过“血水圣灵”人员介绍到当地一家食品店打工,逐步成为“血水圣灵”在四川、湖北两地组织骨干的配搭,负责协调财务收取、活动组织、人员发展。

  谈到当初被“血水圣灵”利用、打工的经历,她说:“像这样通过打工的方式替组织挣钱是我们最主要的一种敛财办法。在我们这个组织里面像我这样的情况挺多,小时候学习学不进去,每个礼拜都要跟着爸妈参加聚会,后来大一点了就开始自己去别的地方聚会。其他姐妹看我没有事情做就介绍我去当地步行街上面的一家食品店打工。店里大概也就三个人的样子,每个月还可以有一千块钱的收入给我,那时候觉得‘血水圣灵’的人真好,帮我找工作、让我赚钱,虽然我知道每个月店里的大部分利润都交给‘老爸’了,但是在当时不仅认为自己小小年纪不读书也可以有钱赚,还觉得这么做同时能够供奉‘老爸’,真是一举两得。等到我成了配搭以后就不用在后方(店里)呆着了,可以到一线去参加很多活动,也就是这个时候我才知道给十多岁的信徒介绍工作、提供场所是为了给‘老爸’定时交钱的。”

      三、 以举办冬、夏令营为借口,荼毒青少年

  下达指令—拨钱派人举办夏、冬令营—封闭式宣扬“血水圣灵”教义,这是该组织毒害我们青少年的恶毒手段。

  “我叫严某霞,负责组织了好几次‘血水圣灵’的冬令营和夏令营活动。‘老爸’非常注重在青少年中间发展信徒,他说这样培养出来的姐妹才是值得信赖的,所以每年上面会给我们下任务,相应的还会有拨款和专门的人员来协助我们举办夏令营和冬令营,最早的时候是每年办一次,后来慢慢改成了两年办一次。所谓的夏令营和冬令营就是把一些6到13岁的孩子们集中起来,有几位教会派来的20岁左右的小姑娘来带着他们做游戏,但主要内容还是给他们讲‘老爸’的道,有时会给他们受洗让这些孩子也加入我们,我们自己的孩子也会带过去参加集训。每次大概一到两周的时间就可以发展七、八个孩子,当然是在这些孩子的父母不知情的情况下,这样的活动我所知道的就举办了好几次,已经成为惯例。”

      四、 以外出旅游为幌子,赴台湾面见左坤

  专人组织—自费筹钱—以旅游为名,实则面见左坤接受讲道,这是很多“血水圣灵”青年信徒必须完成的任务。

  刘某,女,1994年出生,“血水圣灵”邪教组织在湖北地区的全职同工,负责这一片区的财务支取、活动组织,多次赴台湾面见左坤。

  “最近几年,随着我和其他几位同龄人承担的事物越来越多,会被要求去台湾听‘老爸’讲道。可是我们自己并没有多少积蓄,每次去台湾的费用都要求我们自己支出,当时我听说去一趟的路费需要至少5000元就一直没有去,然而身边的教会人员经常问我是不是对‘老爸’有了动摇,告诉我这是很多人想争取都得不到的机会、我之所以能担任这样的职责全凭‘老爸’的恩准。于是我找了个借口向家里要了几千块钱,在其他人的安排下去了台湾。在那边,每次都是以旅游的形式带着我们学习。‘老爸’左坤的儿子左德恩、左光宇、左加蓝会带着我们到台湾各个地方参观旅游,但是晚上必须要去到石牌教会听‘老爸’讲道,通常还要购买他的书。每次半个月的学习完成以后,‘老爸’都会要求我们把看到的内容带回大陆,向身边尽可能多的人传道,否则就是没有尽到自己的本分。”

      五、 以现实利益为诱惑,大量利用年轻信徒

  从小培养实施精神控制—青年时期辍学替邪教打工—具备经验后担任要职,这是“血水圣灵”掌控和利用这些孩子的主要路径。

  以上提到的几个案例,不论是23岁的徐某、刘某,还是22岁的李某,她们都是从小被“血水圣灵”实施精神控制的牺牲品,她们虽来自不同家庭、不同地域,但正是“血水圣灵”的毒害让她们走出了近似一致的人生轨迹:从小就有了邪教的毒素,中学时期难以完成学业,而后辍学,替邪教组织打工牟利,此后逐步由参与各类活动到组织策划各类违法行为,期间不断通过前往台湾等方法从她们本就不多的积蓄中“抽血”,再通过所谓的任命要职来引诱她们继续替左坤卖命,可谓扼杀了她们本该快乐天真的同年,又毁掉了她们本该拥有的未来,既要吸干她们的财产,更要用尽她们的青春,这样的一套毒害我们青少年人群的手段,不可谓不残忍,即使她们如现在这般幡然醒悟了,谁来弥补她们的童年,谁又来宽慰她们充满内疚的灵魂?今天的她们,才是刚刚走出大学校园的年龄,然而这场持续了十几年的噩梦占据了她们人生的太多篇章,我们真心希望社会各界能对邪教组织毒害我们青年人的行为重视、唾弃,对这些被毒害的孩子们伸出尽可能多的援助之手,帮助她们重新看见生活、生命的真、善、美。

编辑:Jackingsou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