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日媒:如果你的亲人陷入邪教怎么办?
作者:随意(编译)   日期:2017-02-27
打印

  核心提示:如果你的朋友或亲人是邪教的一员,该怎么办?日本邪教对策咨询室提供了一些与他们沟通和交流的方法。如果你的朋友或亲人沉迷于邪教教团,千万不能强制他们脱离邪教。只有他们自己在一定程度上认清他们的信仰以及他们所参加的教团活动,才有可能说服他们。说服他们脱离邪教是需要耐心的。不能让周围的人去把陷入邪教的人硬拉出来。而是要他本人真正的意识到邪教的危害,自行脱离邪教。凯风网编译如下:

  无论在你看来邪教成员是多么的“和以前不一样”、“对家族充满敌视”、但是在他们的心中还是残存着以前的“良心”以及“对亲人的感情”。

  对邪教成员进行劝告的本质就是和邪教成员建立“亲密的值得信赖的关系”、和他们不断的进行“交流沟通”,唤起沉睡在他们心底的“良心”和“良知”。

  接下来说说如何具体的实施。

  在加入邪教的初期适当的提供一些外部的消息能够让他们顺利的脱离邪教。

一、 不要不分青红皂白的一味的批评邪教。

  当他沉迷于邪教组织的活动中时,我们不要一味的批判邪教组织,试图强行说服对方,这样往往不会达到理想的结果。反而会使得双方的交流恶化,从而让我们这些反对方的家庭和朋友变成坏人。

  要切断这样的负连锁反应链条,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重建一个沟通交流体系。而且,在和他们交谈的时候,必须要遵守礼仪。禁止做出一些伤害他们人格和自尊心的言行。即使是亲子关系也是如此。

  来自原信徒的证言——基督教系邪教A教团(被原信徒认为是比较可行的家族的劝诱方式)

  ●对我所做的一切他们评价“你确实很努力”,而且他们会给我时间,无论我说什么他们都会耐心的听我讲完。

  ●他们接受我说的话,当我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也不会阻止我学习。

  信徒如何应对来自家族的反对

  ●对我们充满偏见和臆想,我们说的东西无法传达给家人。对我们的事情置之不理。

  ●我们一直顶着家人让我们无论如何也要脱离邪教的压力。因此,我们只有关闭心门,我们和家人之间长期处于僵持状态。时间的流逝只会让我们之间的问题越来越多。

  ●「如果被家人认可」「被家人信赖」就会感到安心很多,就会和他们真心的进行交流沟通。

  在精神控制下,邪教成员很本能的避开那些“对组织不利的事实”。当指出教义上矛盾之处或是对组织做出恶意的评判,他们会以“肯定是有什么深层次的原因”“以后会慢慢理解的”这样的话来回避问题,放弃思考。

  这一行为被称之为“停止思考的技巧”。

二、 了解邪教成员的内心

  邪教成员是如何相信邪教的、对邪教有何所求、有何指望。

  首先,尽可能的调查清楚邪教的具体情况。教团的教义、行为规范、组织形态、教团的出版物、报纸、官方网站、网上论坛等情报,尽最大可能调查清楚。

  如果对他所加入的邪教组织没有一定的了解,那么就无法和他本人进行谈话,也无法理解他的心情。

三、 在家庭内部制定规则

  首先我们要认可他们的信仰,他们信仰的出发点也是为了让家人能够过的更好。他们参加的教团活动都有制定规则并且要求成员去遵守。在家庭内部我们也要制定相应的规则。

  ①在交谈的时候禁止暴力行为

  在交流的过程中禁止一切暴力。暴力行为是绝对不被允许的。我们这个心里咨询室绝不会采用对入教者进行绑架监禁、强行说服的方法。如果采用这种方法,会对入教者的身心造成重大伤害,而且他们脱离邪教后有可能会因此造成生活上的困扰。

  ②禁止向教团活动资助金钱。

  每个月除了零用钱以外不再给多余的钱。但是我们也绝对不能说“因为我们给你零花钱你就不能去教团。”这样的话。

  ③禁止劝诱

  这个是你自己本人的信仰,所以禁止对其他人员进行劝诱入教。但是如果他本人瞒着父母进行劝诱活动的话,那么作为亲人是绝对不能够容忍的。在父母不知道的情况下进行劝诱活动,父母也阻止不了,但是一旦父母知道他所进行的劝诱活动就一定要阻止。

  一定要遵守以上三点。视家庭情况而言如果还有一些其他的规则需要制定的话也是可以的。家庭成员首先要做到遵守规则。也一定要遵守和入教者的约定。而且。本人如果出现破坏规则的情况,请一定要严格对待。规则一但被打破且不去维护的话,父母的威信就会受到挑战。

四、 家长建立合作机制

  入教者会经常去观察“夫妻的关系”。因此父母两个人之间一定要达成一致,互相合作,这样的话会给入教者一个良好的印象。相反,如果表现的“母亲很热心父亲却漠不关心”,“父母之间存在着不信任感”,这样的话就会使得家庭成员脱离邪教组织变得很困难。

  原信徒的证言——家庭问题--基督教系A教団

  ●家庭在邪教问题上也存在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为什么会惹上邪教”,家庭该如何改变,值得好好的思考一下。

  ●我认为我成为邪教的一员和父亲有关系。父亲对自己和家人都非常严厉,以自我为中心。还会责骂母亲,这样的责骂声在孩子的心中留下了伤害。我非常讨厌这样骂人的父亲。一方面讨厌这样父亲,另一方面又会陷入如何才能让自己喜欢上父母的矛盾中。

  作为父母,针对以下几个问题,夫妻间要彻底的进行分析讨论,研究出一套具有针对性的“说服言论”。

  ?为什么要反对我们加入教团?

  ?教团的教条哪里很奇怪?

  ?脱离教会后想做些什么?希望过上什么样的生活?

  ?现在有没有令你感到不安?

五、 脱离教会后如何适应生活

  邪教成员脱离组织后,在短期内会被身心和感情上的后遗症所困扰。(详细内容在后面阐述)。

  他们心里常常会想“离开教会后,就好像蜡烛一样燃烧殆尽”、“和家庭与朋友的关系也变得不那么亲密”、“是不是会给自己和家族带来不幸”等等。诸如此类的后遗症,会大大影响生活的质量。即使邪教成员脱离邪教后,家庭和周围的朋友也要继续支持和鼓励本人。

  原教徒的证言——脱离教会的痛苦--佛教系D教団

  脱离教会后就和大家一样了。就像被火烧光的原野,一无所有。自己曾经所信仰的、所积累的东西全部没有了。只剩下一片烧光殆尽的原野。感到很辛苦。和以前的朋友也都渐渐疏远了。十几年的人生变成了一张白纸,感到很辛苦。

  我认为对于脱离邪教的成员来说,只有做到真正的身心平静,在家庭和社会之间能够找到一个相处模式,并且找到自己的栖身之所,才能算是真正的脱离邪教。

六、 绝对不能急于一时

  说服入教者脱离教会需要时间。而且,所需花费的时间也因人而异,存在很大的差别,不可能预测脱离教会“具体需要花费多少时间”。而且,为了救出入教者,我们必须要接受这样的挑战。

  下面来说说从入教到脱离教会,回归社会需要经历的几个阶段。

一、 建立亲密和信赖的关系(拒绝期)

  首先,慢慢恢复之前陷入停滞状态的沟通与交流。

  ①在平时多多打招呼“早上好”“你回来啦”“晚安”等等。

  ②把教团的事情先放到一边,暂且不提,多多进行一些日常的对话,争取和本人取得沟通与交流。

二、 本人对教团产生质疑期(条件交换期)

  在这一时期,可以试着和入教者进行一定程度的交流,谈谈他所参与的教团的一些活动以及教团的教义,可以提出一些理论上的矛盾以及不能理解的地方。

  但是,一定要循序渐进,不可能一次就把他说服,

三、 集中性给予情报(平淡期)

  观察人员相关活动,不再参加以前经常参与的教团集会,开始和教团慢慢拉开距离。在这一阶段,可以给予脱离邪教成员一些相关的提示,比如“教团的反社会性”“教义间的矛盾”等,促成家庭成员真正的脱离教会。在这里,我们建议您在说服入教者脱离教会的时候有心理专家的陪同。因为,在这一时期,入教人员处于一个纠结矛盾的状态中,如果处理不好,十分容易受到伤害。他们的痛苦和矛盾来源于是选择自己曾经信任的组织还是昔日的好友。这个时期是脱离教会的关键时期,作为家人必须要考虑到入教人员的“痛苦”和“敏感”。

四、 脱离邪教后从精神上支持本人的阶段。(接受期)

  脱离邪教后,由于本人遭受过一些很大的创伤,会有很多身心不调的问题。作为家人应该全力支持他。

  请参照脱离邪教后如何回复身心健康的网页。

五、 支持本人回归社会的阶段(回归社会)

  从入教到脱会,都会经历以上的阶段。从邪教中解救出来,单单依靠家庭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而且,只靠家庭单方面去应对邪教问题,也会使人感到不安和孤独感。得到邪教问题研究人员的支援和帮助是非常必要的。相关的咨询室也会提供帮助。

  邪教问题相关参考文献:

  文中“原信徒的证言”引用自以下文献:

  《从邪教中恢复》樱井义秀 北海道大学出版会

  《通向独立的奋斗》全国统一教会被害者家族会 编 教文馆

1

马场健一

  文章来源:日本邪教对策咨询室

  日本邪教对策咨询室网站是由马场健一建成的专门致力于帮助人们了解邪教、脱离邪教的网站。马场健一,出生于1963年10月24日,日本横滨人。高中毕业于千叶县立乐园台高中,大学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教育学部,现在是日本脱离邪教协会咨询部成员,社会福祉法人立正福祉会青少年心里咨询室成员。

编辑:暄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