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俄罗斯一法轮功成员在参加“法会”途中猝死
作者:格雷戈里·格洛巴 娜佳(编译)   来源:凯风网    日期:2017-02-16
打印

  核心提示:2016年11月29日,乌克兰记协联盟会员格罗巴在俄罗斯“伊里涅义”网发表文章,披露俄罗斯一名法轮功痴迷人员在参加莫斯科法会途中死亡。    

  “脱下他的法轮功黄夹克,免得人们说这人是练法轮功死的” 

  “全俄罗斯法轮大法会议”于2016年924日在莫斯科州纳罗—福明斯克区举办,会议期间可怕的事情层出不穷。网上又披露一件怪事:一名法轮功信徒在练功时死亡,自诩“有益无害功法”的法轮功企图掩盖事件真相,但已无望。

  924日(周六),惯于抗议、指控中国政府“迫害”的法轮功信徒和往常一样,30人左右,聚集在莫斯科友谊大街的大使馆附近,举着标语进行鼓动宣传。在还未到达位于莫斯科友谊大街的中国大使馆门前时,有一人晕倒,失去意识,但是并未有人呼叫救护车。无论是医护人员还是维护示威秩序的警察,均未发现现场的异常情况。在救护车赶到之前,法轮功活动的协调者已提前命令众信徒:“脱下他的黄夹克,免得人们说这人是因为练法轮功才得病死的。” 

  “俄罗斯法轮大法协会”领导层的一名知情人士向我们讲述了事件的经过。

  来自矿水城的居民叶甫盖尼在很多年前成为了一名法轮功信徒,这次来莫斯科是为了参加法会、抗议中国大使馆等系列活动,这些是法轮功“不参与政治”的传统活动。叶甫盖尼面临的危险在于,正如他在法会上所写的报告《练法圆满经验》中所述,他是个老年人,健康状况不容乐观,但他不相信自己身体有问题。因为根据法轮功邪教理论,“练功人不生病”,不需要接受“常人”的治疗,练功人出现的病症是“师父的考验”和“病业的显现”。

  危险二,实际上叶甫盖尼下火车后没有片刻的休息便同其他信徒一起被派往“前线”了。最后,危险三,当他失去知觉不能动弹的时候,在场的协调人和其他信徒不但没有立即叫急救,反而拖延时间;他们不愿意找“世俗”医生,甚至还打算找辆车把他送到纳罗—福明斯克的法会上,而不是送他去医院。

  邪教教规以及“练功人不生病”的邪教信条如此根深蒂固,以致参与活动的30名成年人中没有人考虑到病人身体状况的危险性,也没有人想要违背上级的意志拨打急救电话,直至患者开始剧烈抽搐,才决定叫急救。

  叶甫根尼被送进莫斯科市立第一医院的10号重症监护室,医生诊断为脑出血中风。尽管医生竭力抢救,但没过几小时他就昏迷过去了,再也没有醒来,于28日凌晨离世。

  队伍没意识到士兵的伤亡?

  结果,俄罗斯法轮功领导层必须向普通信徒解释本次死亡事件,并且得将信徒的死同他们的论点“练功人不会生病,师父的力量在保护着他们”一致起来。领导层并没有惊慌失措,他们解释道,叶甫盖尼死亡是因为他当时停止练功,还因为中国大使馆的邪恶力量过于集中强大。这一幼稚的解释好像奏效了:在社交网站和论坛上法轮功征募者仍然在说服人们加入进来,宣称“练功有益无害”。他们之中没有人去思考:即使下次再有人死亡消失了,信徒们也不会注意到……

  这不是第一位受害者

  让我们回想一下,法轮功信徒将中国政府取缔法轮功解释为当时中国政府首脑对法轮功的仇视,而实际上中国政府取缔法轮功是在发生了多起信徒死亡事件之后,这些信徒相信所谓的神奇自愈,拒绝就医。随着法轮功在世界上传播,中国境外也经常发生类似的可怕事件。

  侨居美国的法轮功积极分子、法轮功教徒创办的新唐人电视台主播吴凯伦于2011226日死于美国纽约家中。 

http://data.kaiwind.com/webpic/W0201612/W020161209/W020161209306481628211.png

  吴凯伦

  侨居日本的法轮功积极分子肖辛力,因患癌症拒绝治疗,于20111230日死亡,时年43岁。其丈夫佐藤贡也是法轮功积极分子,于2009年死亡,时年49岁。在他离世后的7天内,肖辛力和其他信徒竭力“发正念”,企图让他起死回生。  

http://data.kaiwind.com/webpic/W0201612/W020161209/W020161209306481657825.pnghttp://data.kaiwind.com/webpic/W0201612/W020161209/W020161209306481706578.png

  肖辛力和佐藤贡

  德国法轮功协调人朱根妹患有糖尿病,指望练法轮功治病,因耽误治疗于2007死亡。

  美国休斯敦法轮功积极分子封莉莉身患胰腺癌,但她认为这是“业力”,于2006622日死亡。

  已脱离法轮功的原俄罗斯法轮功信徒也提及多起俄罗斯法轮功信徒突然死亡的事件,但当时没能收集到相关事件的充足信息。

  在中国李洪治的追随者有好几百万,死亡和被迫住院接受治疗的人数为几千个。在国外的中国侨民圈中,法轮功人员的规模并不如国内大,已知的死亡人数暂时为几十个(须强调的是,这是法轮功高层的死亡人数,正因此他们的死亡才能获得国际报道)。

  法轮功领导层对于学员的死亡毫无愧色,把他们的死因自然地归结于恶魔阴谋:“这些恶魔难以识别,他们能带来大灾难。他们也练法轮大法并且颂扬大法……但他们之后会突然死去,站在我们的对立面,以此损害大法”(见李洪志《法轮大法详解》)。

  医学专家看法轮功

  “神奇修炼”对健康有什么危害?在俄罗斯的邻国“有益功法”已引起了专家的关注。

  乌克兰卫生部医疗体育高级专家尼奇博鲁克博士在其学术论文《对法轮功“祛病健身”之规定、观点及体系的评估》中写道:

  “习练法轮功会引起人体内分泌、神经血管系统失调,同样也会危害心理健康。练功对人体精细结构造成的干预后果难以预料。”

  “法轮功教员强迫学员不要关注病情、不要去看医生,而这会延误诊断,耽误及时治疗。”

  “法轮功习练者不会去体检,因此,练功对其身心健康会带来什么后果(危害)不得而知。”

   “综上所说,法轮功信徒针对乌克兰居民的保健和圆满所举行的活动是非法的,这些活动的举办者没有受到专门的教育,也没有举办活动的许可证,因此应当禁止这个不受管控、并且潜在地危害乌克兰居民身心健康的组织举办活动。”

   感谢慈悲的师父 ” 

  (以下文字摘自叶甫盖尼在纳罗—福明斯克法会上的报告《练法圆满经验》)

  “一如往日。早上吃过早饭,离开厨房进房间,突然两眼发黑,双腿发软,幸亏身旁有沙发,躺了上去,躺了多久不记得了。醒来的时候,头疼得厉害,眼睛发花,看什么都是重叠的,闭上一只眼睛才能看清楚,胸口也疼得厉害。”

  “过了两周,我才能出门,想到公园走走,但没能走出院子,再过了一周,才能走到公园,又过了一周,才能多少练练功。视力开始恢复了,但还不能看电脑,眼睛一累,头就很疼。不过看书倒有种愉悦感,这种感觉多年没有了。还是眼睛一累头就疼,但疼痛很快消失了。又过了一周就可以去皮亚季戈尔斯克市的学法小组了。”

  “还有一件我没有多想却自然而然发生的事情:我改变了对学法练功的态度,在功友们面前我感到很惭愧,尤其是在师父面前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愧。师父给予我们那么多,而我却如此轻视这一切。但师父却说:“倒下了爬起来,继续向前走”。于是我就爬起来继续走。”

  “叶甫根尼感谢大家!感谢慈悲的师父!”

编辑:暄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