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疑释惑

深陷邪教如同坠入爱河?!英国心理学家详解如何走出这场错误“恋爱”
作者:江枫   来源:中国反邪教   日期:2017-02-06
打印

  身陷邪教囹圄=坠入爱河?

  无邪君在看到这一亮眼的主张时,也是懵懵哒!然鹅,在看过提出这一主张的两位心理学家的解释后豁然开朗,这其中还真是有那么千丝万缕的联系呢!

  近日, 全球性网站解释型新闻网The Conversation,发表了英国著名心理学家杜布罗-马歇尔夫妇撰写的文章,创造性地提出了痴迷邪教与迷恋爱人有着许多相似之处。对此,他们还提出,面对陷入邪教的家人、朋友,应采取科学的引导方法,才能更加有效地帮助和说服其摆脱痛苦。

1

(韩国统一教领导人文鲜明信徒的集体婚礼)

  他们其实并不“疯狂”

  生活中,我们可能会认识一些突然深陷爱河的人,也可能认识一些有类似行为的人,只不过他们迷恋的对象是你闻所未闻的怪异宗教或团体。

  你该对他们说些什么?怎么帮助他们?他们在外表、生活方式方面的改变,以及对某人或某事的痴迷着实让你觉得疯狂,对此,你该如何表达关心或帮助他们呢?

  这是杜布罗-马歇尔夫妇一直在思考的问题。他们花了几十年时间和各种各样邪教的现成员和前成员交谈。他们想要了解这些组织的吸引力所在,以及人们为什么如此难以脱离。

  经过反复调研,他们得出一个结论:邪教中的人们其实并不疯狂,他们与先前一样聪明风趣、富有创造力。只是由于过度痴迷,他们为这个组织、为它神奇的领导者、为它能够改变世界或团体成员的巨大潜力变得狂热。

  这些团体的理想,表面可能非常吸引人,例如说结束战争、消除贫困,或促进身心健康发展。毕竟,你不会看到哪个邪教头目这样忽悠大家:“加入这个破坏性邪教吧,它将毁掉你的生活。”

2

吉姆·琼斯说服他的信徒移居到圭亚那并承诺自杀……这并不像他们最初所约定的那样。(NancyWong)

  邪教信徒,就像沉浸在初恋中一样单纯

  你的朋友或亲人可能对这些组织深信不疑,并完全受其吸引。此时你若想要劝离他们,要记住关键的一点:无论你觉得这个组织是如何的奇怪或有害,批评它都等于是批评你要规劝的对象。因为他们确实深深地热爱着这个组织,事实上,他们就是这个组织。

  回想一下,初恋时父母、朋友对你投来的不满目光和负面评价,还记得那多么让你生气吗?而且,这反而会使你更加坚定的要爱那个人。

  因此,就算你再担心,也不要批评、谴责或评判。相反,你要专注于为什么这个人这么支持这个团体,他们确信能从这个团体中得到的是什么。你甚至要试着强调这个信息:“你能这么积极的提升自我,增长技能,真是太好了。这个团体让你如此快乐。”

  虽然这样说话有点夸张,但这种方法的目在于利用动机访谈的心理技巧,类似于“你实现了自我”等这样的积极陈述,最终引导他们对自己是否真的如此产生怀疑——我们把这叫做“以个人为导向的战略对话”方法。这意味着你必须多与他们谈心,帮助他们衡量所在的邪教团体与他们的自我愿望和处事准则之间的差距。这样,他们对邪教团体的认可度迟早会降低,而你就可以为这一刻做好准备了。

3

  鼓励,而非强迫

  事实上,破坏性邪教通常都是由骗子们经营的。他们提出的和平世界和希望之乡确实能吸引人们加入,操控人们的思想,过度影响人们的行为,使人们放弃自己的时间、金钱、家庭和事业,却得不到任何真实的结果。

  天堂似乎总是近在咫尺,但邪教控制教徒更加努力去实现的其实是空中楼阁。

  这经常使成员感到惭愧和羞耻。他们永远无法达到领导者要求的完美和圆满,这个团体带给他们的希望一点一点破碎了。这时,记得用支持的态度提醒他们:在这个团体里你们如此积极地自我提升,真棒!突然之间,他们恍然大悟——“我这段时间其实根本过得不好……我到底在干什么?”

  至关重要的是,他们是自己获得了这个痛苦的认知,是在你的帮助下,而非在你的强迫下。

  时机来了,力挽狂澜绝不手软!

  那个人们怀着最美好的理想组成的、他们最热爱的团体,此时此刻看起来真的是个大错误。然而,向外界承认他们错了,对邪教成员来说非常困难,因为他们会为此感到羞耻。

  作为一直以来无条件爱护关心他们的朋友或家人,这时又到你出马了。只要邪教批判和谴责他们,你就在他们身边说:“当然,那就是个疯狂有害的团体,但是我理解为什么你会卷进去。我们都会偶尔因为花言巧语而上了骗子的当。你还有很多事要做呢,生活还会继续,我可以帮你。”

  当他们离开邪教后,他们的世界或许会稍显暗淡,不那么令人兴奋,不过,在家人朋友的帮助下,他们能够建立新的更真实的生活和目标。而你,则会成为他们实现梦想时的依靠!

  呐,以下就是撰写这篇文章的两位大咖,感谢他们的创造性思维,让深陷邪教泥淖的人们又看到了新的曙光——

4

罗德·杜布罗-马歇尔(Rod Dubrow-Marshall)

  罗德·杜布罗-马歇尔博士是名社会心理学家,在世界卫生组织诺丁汉大学“组织健康与发展中心”从事博士研究,方向是参与社会范畴突显的认知过程。

  他的研究专长包括社会影响、社会认同和组织健康,是《极权主义认同理论》(Totalistic Identity Theory)的作者,也是“群体认同程度量表”测量工具的合作开发者。向过度影响和极权主义认同相关研讨会单独提交和合作提交了多篇专业论文。他是美国国际膜拜团体研究协会(ICSA)执行委员会以及欧洲宗派主义研究和信息中心联合会(FECRIS)的成员。

  目前,他在索尔福德大学刑事司法中心担任社会心理学教授和访问学者。

5

琳达·杜布罗-马歇尔(LindaDubrow-Marshall)

  琳达·杜布罗-马歇尔是一位临床和咨询心理学家(英国卫生保健专业委员会注册),英国心理辅导与治疗协会认证的顾问及心理治疗师,以及大学应用心理学(疗法)讲师。曾经设计和管理了索尔福德大学全新咨询和福利服务。目前的研究兴趣包括:不当影响和强制劝说心理(如邪教和极端组织)、群体动力学和家庭伦理的心理治疗等。是国际邪教研究期刊编委会成员。

编辑:暄暄

分享到: